梁文道:特区管治实施暴政

入境处纵火案件被董建华及政府官员,谴责为不能容忍、不能接受的暴力行为。梁锦光因公殉职,以最高荣誉规格下葬,被誉为「公务员典范」。在刻意营造的烈士光环效应遮蔽下,同一个政府几乎同时拘控五名参与六月二十六日于政府总部门前和平示威的学生。

垄断武力合法使用

当 日在场的警员如何违反,如没有事先口头警告,在两呎不到的距离以胡椒喷雾攻击示威人士,事后又没有协助伤者清洗眼睛,全港电视机前的观众看得清清楚楚的。 请问这算不算是不能容忍不能接受的暴力行为?难道那些蓄意伤害和平示威人士的警员也是「公务员的典范」,值得政府特意维护,且进而加害当日原为受害者的学 生?同是暴力行为,一次受害有公务员的份,另一次则是由公务员行使暴力,何者更不能容忍呢?

韦伯对政府有一个相当经典的定义:「它在给定的疆域内享有对所有其他社会机构的权威,而且有地垄断武力的合法使用」。换句话说,政府在其治下的土地上,是唯一有权合法行使武力行使暴力的机构。这确 实是现代政府的特点,我们可以看到在现代国家的建立过程中,原本可以被接受的各类私斗,被各国禁绝;而各种各样的武器则渐渐受到政府的管制。问题是,民间 有甚么理由要交出刀剑枪炮,由政府掌握一切的武力呢?原因就在于大家主动放弃使用武力的权力,可以免却各种暴力带来的恐惧和伤害。而唯一掌握武力的政府, 则可以合理地运用它,来保护其治下的人民。这也是政府的存在理由之一,所以韦伯视之为对政府的定义。

一个合理而负责任的政府必须明白,它 使用武力的权力不是神赐的,而是来自于人民的让权;所以该有一套透明公开而且理性的程序及准则,让人民监督,并且随时向人民交代。香港市民最常接触到的政 府武装力量就是警察,最容易惹人议论的也是警察。所以特区政府也必须有一套完整的警方武力使用守则,并且将它向市民公开;每当有市民投诉或关注其武力运用的时候,它都应该开诚布公地彻底检讨。这是一个现代政府的责任。

政府处理「六二六事件」的手法,先是闭门检讨,内部调查(港府以警员调查 警员的形式来处理投诉,已遭联合国人员抨击为不够独立性),继而由保安科含糊响应,如何能令人信服?美国近年来发生数起警察使用过度武力事件,尤以「金恩」一案为最。其中没有一次不掀起民愤,没有有关人员不丢官、不受罚。

谁应为事件负责任

港府不仅没有任何人负责,还恶形 恶相地回咬一口。政府没有勇气承担不合理使用武力的责任,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居然还在八月二十三日训斥学生「已经是成年人了,要有勇气为自己做的事负责任」。如果当学生是成年人,警方又为甚么要致电被落案学生的家长,叫他们要孩子「唔好再搞?禳v?滥用暴力,加上这种几近黑社会的恐吓,港府施行的是名副其实的暴政。

「六二六」这种由政府制造的事件,才是真正「不能容忍的暴力」。

【来源:苹果日报-苹果论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