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反吸烟的政治学

吸烟,还是不吸烟?几乎是一个黑白分明的道德问题。所以当吸烟与健康委员会总监余衍深促请政府立法,全面禁止食肆内吸烟的时候,我们听不到有任何人跳出来反驳:「呀!吸烟这么好的事怎么能禁呢?」也不会有烟民胆敢理直气壮地宣扬「饭后一支烟,快活赛神仙」的真理。

吸烟违「无伤害原则」

自古以来,人类就有一串长长的禁品名单,从烟草、酒精、咖啡、可可豆、大麻、鸦片甚至西红柿,都在不同时期被不同的政权宣布为「有害」的。在教会依然保有其权力的最后岁月里,咖啡和可可豆分别经不同的途径传入欧洲,分别被宣布为与「魔鬼有关」,从而成为禁品。在美国于工业化时代中力争上游的时期里,酒精因其麻醉心智、瘫痪工作能力的潜质而遭到严格的管制。然后,在禁酒看来太过严苛而禁咖啡与朱古力太过可笑的今天,我们打算禁烟。

在各种吸烟╱反吸烟的政策讨论里,第二不被怀疑的就是「吸烟有害健康」(因为有太多的专家报告支持这个观点),第一不被怀疑的就是政府有权就人民的健康问题立法管制。的确,我们从不质疑政府凭甚么去管我的个人健康问题。因为我们都生长在一个「健康政治」的时代,国民健康与国家生产力有莫大关联的资本主义时代。

本来吸烟问题也是个「人权问题」,老子我爱吸烟干卿底事?但是「二手烟」的发现彻底打沉了这种「个人选择」的论调,因为吸烟这个个人选择会伤害到他人的健康,违反了「无伤害原则」。而仍然没有被触及到的,还是「身体健康」(不管是我的还是他人的)这个领域之受伤与否到底与国家有没有关系这个问题。至此,我们已触碰到一个不可能回答的问题,因为这是这个时代权力运作的前设之一。

但我们可以追问的是,在倡导反吸烟运动的时候,谁的利益会被牺牲?我曾在一个大学的建筑地盘里见过一群需要顶着烈日工作的工人,他们休息时很自觉地躲在门外的角落吸烟,以免影响他人健康。但还是很难避免出出入入的学生们嫌恶的目光甚至声音(例如「啧」这种轻微但意义实在的唇语)。

反吸烟变阶级歧视

大家都知道在事实上,香烟确实是劳工阶层普遍使用的一种物品。口味的浓淡反映了阶层的差别,「低下阶层」偏好较重的味道,是食物社会学中流行的说法。而一支支现成的纸烟,其短暂的燃速和浓烈的口味正好符合忙碌的体力劳动者小休的需要。很不幸地,这几年来在国际上雷厉风行的反吸烟运动也在宣传上有意无意地塑造了一组中产╱年轻╱新潮╱健康和蓝领╱中年╱老套╱不健康的对立形象。因此「食烟的缺德鬼」就成为一种对吸烟者先入为主的印象了。所以我一直觉得那些大学生对地盘工人的那一声「啧」,在对二手烟的嫌恶之外还有一点阶级的歧视。至此,反吸烟运动已经超出了健康的领域,变成人生趣味和其背后的阶级问题了。

【来源:苹果日报-苹果论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