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禁忌就是假装

何谓「禁忌」?它就像英文谚语里的「房中大象」(The elephant in the room)。

明明有头大象很不可思议地漫步房中,但房里头的人却一点惊讶的表情也没有。他们不只不讨论这头大象到底是从哪里来的,甚至好像完全看不见牠。

有人捧着点心盘从厨房走进客厅,要狼狈地左闪右避,才能避免象尾把茶壶和糕点挥得一地都是,但没有一个人会注意他不自然的走路方式;相反地,包括那捧着盘子的人,大家都表现得非常「自然」,似乎在房子里走动就合该歪歪扭扭。

禁忌又像克林顿总统任内初期的美国军方政策。军中有同性恋者吗?同性恋者可以从军吗?克林顿的解决方法是「别问别说」(Don’t ask, don’t tell)。

千万不要问你的同袍是不是同性恋;如果你自己就是,你也不要跟人家说。

无论是荒谬的「房中大象」,还是现实的「别问别说」,它们都有一个共通点,那就是被禁忌的对象是存在的;那幢房子里果然有大象,军队里果然有同志。换句话说,被社会认定为禁忌的事物不是子虚乌有的幻想,而是确确实实存在的东西。

所以人头马和独角兽都不是禁忌,因为大家都相信根本没有这种奇兽,所以也就没有禁制牠们的需要了。

所有人都说最近惹起全港争议的《中大学生报》触犯了社会禁忌,因为它居然问它的读者想和哪一种动物哪一位亲戚做爱。

这个说法正正表示世界上的确有「近亲性行为」(乱伦)和「人兽交」这种行为,也正正显示出人类的确有这种欲望;只不过我们禁止这种行为和欲望罢了。

假如大家不知道甚么叫乱伦和人兽交,历史上也从来没有这类事例,甚至逻辑上根本就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和想法,那么乱伦和人兽交就都不是禁忌了。

因此,一种行为成为禁忌并不表示它不存在;有趣的是,我们维护禁忌的方法却是假装它不存在,犹如否认房中有大象,犹如克林顿的「别问别说」。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