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凌迟国民党

最近两年,台湾学术界很喜欢讨论「转型正义」(Transitional Justice)。所谓转型正义,简单地说就是在一个充满压迫的威权社会迈向民主开放的过程之中,怎样去寻回过往不可得的正义,又怎样治疗历史伤口以便重新起步。

例如纳粹干下了那么多的坏事,后来的德国政府肯定要补偿之前的受害者,惩治昔日的罪犯,同时找出历史真相,重建受伤的正义与价值,确保独裁和恐怖不再重临。又如结束了种族隔离政策的南非,光是废弃了过往的邪恶体制是不够的,他们还要成立「真相与和解委员会」,不只为无数的受害者求一个公道,而且要促成分裂族群的大和解。否则一个体质健康的新社会是建立不起来的。

台湾有没有转型正义的问题呢?当然有。除了恶名昭彰的「二二八事件」,光是在「白色恐怖」时期,被执政国民党处死或监禁的无辜受害者大概就有六千多名了。这一桩桩冤案的头绪都理清楚了吗?赔偿都发好了吗?在国民党的威权统治底下,号称独立的司法体制从来只是行政当局的应声虫,这个毛病现在根治了吗?戒严管制时期,台湾的社会和文化都受到了权力的扭曲,失去了自主的生命,如今台湾是否已完全迈向了成熟而民主的大道;媒体也好,各种民间组织也好,都不再唯权是从,骨脊软瘫吗?数十年来党国不分的局面使得国民党的财产疑点重重,那里头不知有多少本该属于台湾全民却被中饱私囊,这些款项都一一查清了吗?

蒋介石确实是个独裁者,「中正纪念堂」也不一定不能改名。起码从转型正义的角度看来,抹除独裁者个人崇拜的阴影是很重要的(但是还有另一种观点,认为过去的遗迹应该忠实保存,以收记存教训警惕后人之效)。问题是前述的问题都还没有彻底解决,陈水扁又为何急于这点表面的拨乱反正呢?「二二八」和「白色恐怖」的真相仍如迷雾,越搅越乱;台湾司法体制的独立依然成疑;各种媒体依傍权力的异相依然活现;政府仍然贪腐,仍然蛮横(这次更名行动就是最好的例子了,一切全在十天之内秘密进行,没有咨询也没有公听辩论)。为甚么经过民主选举上台的民进党政府没有彻底解决这等威权遗毒的决心,却把「中正纪念堂」的名称这等闲事作第一要务呢?

回顾台湾开放大选以来的历程,我们发现国民党固然不愿坦然面对往日的斑斑劣迹,党产之谜至今未除;连民进党也不打算完成转型正义的未竟大业。这是为甚么呢?原因之一自是要继承昔时的歪曲体制可以营造有利自己的局面。更重要的则是放着旧患不管,在有需要的时候再动它几下,产生打击对手的妙用。换句话说,只要国民党一天不自行了断党产死结,不全面为蒋氏威权统治的错误道歉;民进党也就不用太过认真,任对手拖着一条条长长的黑尾巴。

就像现在,只要蒋介石独裁的形像还在,只要国民党还抱着蒋氏的遗产不放,民进党就永远有把柄在手,对方成为背负原罪的箭靶。将「中正纪念堂」易名为「民主纪念馆」,为的不只是转型正义,而是要进一步提醒百姓:国民党正是独裁者的传人,否则他们又怎会反对这么合理的措施呢?所以比起国民党,民进党更有拖慢转型正义进程的理由,这样它才可以慢慢地凌迟对手,而胆怯的国民党就一直无法平起平坐地和民进党玩民主的游戏了。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