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圆明园的真相

圆明园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呢?中国史权威史景迁(Jonathan Spence)在其名著《追寻现代中国》(The Search for Modern China)里有这么一句话:「乾隆任命耶稣会的建筑师和设计师,去完成圆明园这座位于北京郊区,建立在湖滨公园的雄伟欧式夏宫。」这个讲法很符合我们一般人的印象。没错,乾隆不是很好大喜功吗?他肯定喜欢大兴土木,盖出一座又一座的宫殿庭院。耶稣会士设计了圆明园?这也有道理,圆明园号称「世界建筑博物馆」,里头有那么多的西式建筑,前两年保利集团花了三千多万港币买回去的那些特异兽头像不就是西式喷泉嘴吗?至于夏宫,就算圆明园不是夏宫,至少也是皇家成员嬉游的园林吧。

可是看了汪荣祖的《追寻失落的圆明园》之后,我才知道这全都错了。首先,始建圆明园的不是乾隆,而是康熙,所以再没多久就是圆明园建园三百周年的日子了。其次,我们熟悉的大水法等西式建筑只不过是整个园区的一小部份。而最后,原来圆明园并非一个纯供娱乐的地方,它根本就是清朝最重要的行政中枢之一。雍正、乾隆、嘉庆、道光和咸丰等五朝皇帝都把它当成长年的居所。尤其乾隆,他不只在此成长,在此正式得到雍正传下的继位密诏,甚至在登基之后还试过一年里把将近一半的时间留在这里。所以圆明园一定要有可以办公的地方,甚至举行早朝。想想看,那时的大臣们要从城区赶来这里见皇上要花多少时间呀。「一个人要从紫禁城出发,及时在早朝前抵达圆明园,就必须在半夜出发。因此,日常要在两地之间往返,尤其对上了年纪的大臣来说,可说是一件苦差事。所以,雍正为了表示仁慈而免除老臣出席圆明园的早朝。特别在严寒的冬天,当彻骨的北风从西伯利亚吹来,雍正会豁免大部份的官员来圆明园觐见」。既然如此,皇帝为什么还要离开紫禁城,来此工作呢?那当然是因为圆明园的无尽美景了,与符合礼教传统因此端正严肃的故宫不同,圆明园是个充满逸乐情调的地方,所以汪荣祖很自然地用儒家和道家审美理想的差异来形容这两组皇家建筑的分别。芥子纳须弥,历朝皇帝恨不得把全中国的著名景观都放进这一座园子里,乾隆甚至「认为完全有必要创造那连秦始皇都无法在海外寻求到的人间仙境」。一个自命勤政爱民的皇帝住在如此奢华的环境里,是应该惭愧内疚的。解放之后,圆明园区里多了一些农地,大家都说这是百姓霸占了文化遗产,看了就摇头。可是圆明园原本就有农田,目的是为了让皇帝欣赏,了解子民种地耕田的辛劳。而且「在圆明园种田的佃户并不是作为点缀之用,他们必须要跟国内其他的佃农一样,勤奋劳动」。情况大概就像在总统住宅里弄一座小工厂,领导一时兴起,说不定还能自己下去体验一下生活呢。难怪英法联军和八国联军两度放火劫掠之后,慈禧和咸丰会那么痛心,老想要找借口重建故园了。因为圆明园不只是一座园林那么简单,它是另一个皇宫,它是皇帝心中的天下。

【来源:苹果日报-牛棚读书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