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影帝彭定康

香港回归十周年,很多内地记者来港,想看看这十年来香港有甚么变化。其中一个最常提到的话题,就是我们的领导人了;从末代港督彭定康、首届特首董建华到今天的曾荫权,香港人对他们到底有甚么看法呢?

老话说「政治就是一种感知」,太复杂的政策细节,一般人未必搞得清楚;太久远的施政措施,大家未必记得;关于前后三个领导人,大家最后掌握到的往往就是一个印象。而这种印象是鲜明是模糊,就要看这些政治人的技巧和手段了。可不要小看这表面的形象问题。它具体地呈现了一个人的政治风格,也总结了他的从政经历。就好比朱镕基,今天还记得他一言一行的绝对不多,但一提起朱镕基,我们就会联想到「铁腕」、「铁面」等字眼;而这个「铁」不就正好彰显与铭刻了朱氏的政治生涯吗?

香港人这十年看待领导人的方式与框架是由彭定康界定的。直到今天,很多人要评断政客手法高明与否,还是忍不住拿他出来比较,彷佛彭定康就是那道唯一的标准了。

这位末代港督既非传统的殖民地官员,也没有典型外交官的背景,他是那种牛剑出身,能言善道的英式政客。而且在来港的时候,他仍然处于政治生命的上升阶段。所以他不像以往任何一位港督,他不把这个位置当成终点,而是踏上更大舞台前的一级台阶。我一直认为这是理解彭定康一切作为的关键。就以他推出的政改方案为例吧,当时他非常熟练地利用不同的传媒,对本地人讲一套,对国际报刊就说另一番话,目的之一就是要在国际政坛上树起为香港争取民主,为英国留下光荣的正面形象。

所以末代港督的职位对彭定康而言是个巨大的舞台,恰好他又浑身是戏,难怪演来戏味十足叫人难忘。我记得最清楚的不是他引经据典的博学、机巧犀利的言论;也不是他叫行政局全体总辞那种高明手段,甚至还不是他在街上吃蛋挞的经典亲民骚,而是他连女儿和自己养的狗也不放过。

彭定康何其好命,两个女儿都出落得标致可人。当年他的女儿为香港青年时装设计师的服装骚义务出演模特儿,引来传媒注意。事后他一方面大赞香港创意人才,一方面又以慈父之姿为女儿的表现深感骄傲,真是上佳的公关设计。另一回,他那只常常亮相的宠物狗走失了,对外新闻工作竟然由他的幕僚操办,镜头前只见公事缠身的他一脸忧思,结果令全港市民与他一起经历了一段失而复得的小喜剧。最后大家都觉得他真有人性,和你我没甚么分别。

至于董建华,我想最大的问题就是他自己所说,「在三个『P』里(Policy(政策)、Politics(政治)、Publicity(公关)),我最弱的就是『公关』」。在可以拿影帝的彭定康之后登场,不擅公关简直就是灾难。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