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打工仔曾荫权

比起董建华,爵士曾荫权的普通话差得太多。比起董建华,曾荫权会一边双手插着裤袋一边吹口哨地走进政府总部,显得不够庄重。比起董建华,曾荫权说不出那么多的宏大理念,似乎没有甚么长远的愿景。难怪许多在内地干传媒的朋友都不解:「为甚么他的民望会那么高?」

曾荫权竞选连任的口号是「我会打好呢份工」,真是叫大家傻了眼,这就是一个特首候选人的信念吗?打好一份工?于是一时间拿这句口号取乐的段子纷纷出炉,例如「一个钻地工人说『我会钻好这个洞』」,「一个打麻将的师奶说『我会打好这只东』」,甚至「一个妓女说『我会夹紧这个公』」。真是全港上下不分贵贱人人敬业。

接下来就更妙了。曾荫权胜出之后上京接受任命,温家宝总理一贯地语重心长,叫曾荫权要「死而后已」,画面上只见他一脸严肃有些嗫嚅。第二天轮到胡锦涛主席接见他,大家都想昨天才知道特首重任任重道远,必须死而后已的曾荫权会说些甚么。不料他一开口就向主席报告:「我会做好这份工」,香港人看得都乐了。记得当时很多市民都说:「其实煲呔曾没说错,特首也不外是打工,用得着生呀死呀那么严重吗?」

曾荫权的对手梁家杰批评他把从政看作打工,已无理念。可香港人吃的就是这一套,我们从来不好空谈,甚么「为人民服务」香港人听了就起鸡皮,没有比「打好呢份工」更实际的做人态度了。不要小看打工,用心打工就是专业伦理,人一旦专业起来那可是真能置生死于度外的。「非典」期间,香港的韦尔斯亲王医院几乎沦陷,不知垮下了多少医生护士,但还是有更多的医护人员告别家人前仆后继地排队上阵。他们可有喊过任何动听的口号吗?没有,他们只不过是「打好这份工」罢了。

所以曾荫权虽然没有董建华的老好人形象,也学不会彭定康的八面玲珑(你不觉得曾荫权的笑容总是有点僵吗?),但一般香港人对他的感觉还是挺亲切的,那是因为他和我们都很像。

公务员向来是香港政府的砥柱,他们不只要执行政策,也要制定政策。尤其高官干的虽是政治家的事业,却一直要把自己隐藏在公务员那呆板的面目底下。做了几十年公务员的曾荫权把特首的重任当作打工,不足为奇,但他现在却要站出来面对市民,展露自己的性格。

结果,我们发现他和很多高级打工仔一样,升了职加了薪就要好好奖励自己,他奖励自己的办法就是每逢升官就买一枚劳力士手表。在专业表迷眼中,这个习惯实在老土俗气;但有多少四、五十岁的香港人不把劳力士当成人间至宝?不把它当做事业有成的象征呢?我们也都记得,北京申奥成功,曾荫权也十分亢奋,他居然说:「今次香港想穷都难啰!」

我的老朋友,香港著名政论家蔡子强说得好:「曾荫权是典型的香港仔」,难怪他的民望高。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