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三万六千年前的笛子

音乐的功用是甚么呢?对于这么庞大而抽象的问题,通常我们会从文化的角度入手,说音乐是种娱乐,可以让人心情愉快;或者说它是种宣泄情绪的方法,能够纾缓心中的郁结。甚至我们还可以说它是种敬神的工具,古代的巫师就以原始的歌曲和乐器去沟通鬼神。假如放在今天的世界,我们当然还能为音乐找到更多不同的角色。

直至目前为止,人类所知的最早乐器是一管制造于三万六千年前的笛子,材料是兽骨,出土于德国南部的伍尔腾堡(Württemberg)。这个发现让很多考古学家吓了一跳,因为这大概是现代智人刚刚出现的年代,几乎比所知的任何视觉艺术还要早,包括法国拉斯科山洞里那幅著名的野兽壁画。而且要注意,这是个笛子,一个能发出不同音高的声音的乐器,一个能够吹出旋律的乐器。在这之前,人类一定已经有了音乐,起码要能唱歌,哪怕只是哼出一段小曲,否则又怎会弄出这么复杂的乐器呢?

这具骨笛令许多认知心理学家和人类学家要重新省视音乐功用的问题,因为学界主流向来觉得音乐不是甚么很实用的东西,对早期人类的日常生活来讲,既无益于打猎采果,也和躲避天敌无关。如果有音乐,那就表示人类的生活已经到了另一个境界,吃饱喝足有余闲,又不用太过担心野兽袭击,于是开始弄点小玩意自娱。但是远在三万六千年前的祖先就已经能过上这等好日子了吗?大家又觉得很可疑。

再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几乎所有的文化都有我们称之为音乐的东西,不管它们是否悦耳,也不管它们的样式,看来音乐不只源远流长,而且是种普遍现象;因此听也好,唱也好,演唱也好,音乐应该是种人类本能。

但是从演化的角度来看,一切本能都应该有些用处,才能被人类保存下来,变成一种天生的能力。假如音乐对人的生存繁衍没有太大的实际作用,它为甚么会变成人类的本能呢?不只地球上每个角落的社群部落有音乐,不只几万年前的先人有音乐,连不足岁的幼儿也懂得随乐舞动甚至哼出两句似歌非歌的东西,究竟音乐的本能何益于人类的存在呢?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