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小吃之旅

无论旅游杂志多么热烈地向大家推介台湾近年出了些甚么装潢新潮口味又精致的好餐馆,一说起台湾的吃,大家想到的还是台湾的小吃。那些街头巷尾土气简陋的小摊,一摊一样,百街百味。说起小吃,如果台湾认了第二,恐怕就没人敢认第一了。

我在台湾长大,自然怀念台湾的小吃。只是近年每次回去都是公事,来去匆匆,根本无暇信马由漫步觅食。越到后来越是严重,竟然到了去一趟连一顿小吃都吃不到的地步。为甚么?因为台湾高雅了、精致了,开家咖啡店多好,哪还有年轻人创业搞饮食会想到卖鲁肉饭和烧饼的呢。于是满街尽是咖啡店,我几乎以为他们现在都炼仙辟谷了,光喝咖啡不用吃饭。

最近一次应邀去演讲,先在桃园后至新竹,心想这回一定有机会尝尝地道的小点了,没想到三天内我差点连筷子都没动过。

第一天,我到了桃园中枥市,接待的朋友把我送去酒店,然后就带我外出吃饭。我正想问附近有甚么驰名的地方口味,他们就先开了口:「前面那家牛扒屋很有名,我们就去那里吃吧」。牛扒?也罢,反正是第一晚,且跟他们见识见识。结果那一晚我先吃了一小盘意大利火腿沙律,一碗南瓜汤、一碟牛扒以及一件芝士饼。这里面最值得一记的是那碟「台塑牛小排」。这是台湾做的豉油西餐,乃当年台湾首富台塑公司董事长王永庆家厨所创,以腌料厚味著称,虽烹至全熟但又不至硬如柴木。这家店的「台塑牛小排」基本上就达到了柴木的境界。

第二天,由于准备讲稿至清晨,又好早午合并算作一餐,热情的接待人员说:「学校里有家学生开的小店,很值得捧场。」我满怀期望地去了,原来是家咖啡店。这一餐我吃了咖喱鸡饭,喝了一杯Capuccino。

晚上告别中枥,赶赴新竹,以贡丸和米粉闻名的「凤城」。司机在路上告诉我:「我们校长特别订好了位子,正在恭候大驾」。看来贡丸米粉是吃不成了,但我也不禁一路幻想,不知道新竹有甚么厉害的本地菜。车停了,抬头一看,竟然是家「和风西式料理」。我倒吞一口凉气,硬着头皮进门。校长和负责活动的教授都是有理想有学识的人,大家谈得十分愉快。但我就是受不了他们夸赞新竹的小吃有多好,他们的言语越是传神,我和眼前那块西京烧银鳕鱼的距离就越远。

第三天中午,用不了多久我就绝望了,因为我被领进一座现代商业大楼,搭电梯直达顶层。果然,他们说这家餐厅的意大利粉很出色。天呀!为甚么来了新竹不吃米粉,却要吃意大利粉呢?

傍晚赶路去才启用没多久的市郊高铁站,真的和传闻所说的一样,高大漂亮的车站建筑外是一片荒原。这时我心里早就有底了,没错,站里只有两间食肆,一个是Mos Burger,另一个是Starbucks。

高铁不愧是高铁,过去起码要花两小时的路程不到半小时就结束了。在台北的酒店下榻之后,我问大堂副经理周围有甚么好去处,他答道:「我们楼上有家法国餐厅,全台北最正宗」。我立刻夺门而出,冲上的士,只和司机说了四个字:「士林夜市」。

【来源:饮食男女-味觉现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