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十年进一步

想要认识「进一步出版社」,你可以从它的朋友开始,也就是所谓的「进一步之友」。有一天,人称「江总」的「进一步」总编辑江琼珠很高兴地通知我:「恭喜你,我们的股东一致决定,正式接纳你成为『进一步之友』」,听她的语气,似乎这是天大的恩典。可是我早就从古纬诗和吕大乐那里了解到了「进一步之友」的真相,知道这绝对不是什么划算的事。就拿吕大乐来说吧,他替「进一步」写书,不只拿不到分毫版税,甚至还要出一笔「赞助费」。意思就是你出书的成本得由你自己负担,万一(只是万一)书卖得不错,竟然赚钱,那么这笔钱就该捐给「进一步」。你先别问这是为什么,我还没讲完呢。据说有一次百事缠身的吕大教授迟交书稿,足足迟了一天,江总就电告他:「由于你没有按时交稿,导致我们损失惨重,所以我们一致决定你要缴交罚款,以作赔偿」。虽然吕教授位居学院庙堂,薪高粮准,但他平日奉公守法,实在没有随时交罚金的预备,于是他只好以实物代替现金。没多久,「进一步」的办公室就多了一座挺巨大的冰箱,上面贴了一张纸,写「吕大乐敬赠」。这就叫做「进一步之友」了。不要以为「进一步」是个专门坑害友好的层压式诈骗传销机构,他们的股东不只严以律人,自己也很交足货。

上个月,为了庆贺「进一步」成立十周年而不倒之喜(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十周年而不倒同样可贺),他们不只一口气推出了「一步十年」系列的十本小书,还在相当高尚的中环Soho区找了家法国餐馆祝捷。这天晚上除了十本书的作者,庄陈友社长暨全体股东,座中还有我等一众「进一步之友」,全场任食任饮,豪到你唔信。请吃饭的是大导演邱礼涛,在「滥拍王」雅号的背后,他真正的身份其实是「进一步」股东。请喝酒的是梁柏康,平常拿药房东主的职业做掩饰,实际上也是热衷各项示威集会的「进一步」股东。这两人不得了,平常再忙,也不忘「进一步」进步大业,随传随到,花钱如流水。无论从任何角度来看,这都不是一家应该捱得了十年的出版社。我想不出什么精确简洁的解释;答案,或许就在「一步十年」这套书里。平常圈里人谈起这家独立出版社,想起的就是它很「关社」,爱出一些其他人不大愿出的书,胸怀社会,鼓吹运动。果然,「一步十年」本本硬桥硬马,绝无废话,没有无病呻吟,更不讲市场噱头,一派孤身走我路的风范。就算其中有个人感怀,那也是铁汉柔情。看张炳良指点江山,在《管治香港的难题》里痛思回归十年路,身在行政会议,心是学人本色。再看许迪锵《老师没有告诉我,我也无从告诉学生的历史与文学片断及其思考》,他开宗明义地说自己从小的志愿就是当老师,至今不悔,这等豪言现在又有谁吐得出口?更厉害的是这十本书里起码有七本可以算作社运见证,从七十年代的女工夜校到内地民工的劫后余生,由轰动一时的保钓和艇户上岸,直到方兴未艾的独立媒体,加起来简直就是「四代香港社运人」的故事(正好吕大乐也贡献了一本《四代香港人》)。我总是不厌其烦地告诉内地媒体,如果今天香港有任何值得他们称羡的好处,那都是香港人自己争取回来的。这套书就是这个争取过程的侧记与见证了。为什么「进一步之友」老是引颈就戮?为什么「进一步」股东总是开开心心地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为什么「进一步」还撑得下去?理由在于它本身就是一场社会运动,参与者有理想有热情,但又足够成熟宽容,始终相信大伙纵有分歧却还是道上的同志。遇到风浪,就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彼此扶上一把。饭要一口一口地吃,路要一步一步地走。很多人批评香港社运成果不彰力量不大,但请回首来时路,其程何以道里计?我们又岂能妄自菲薄?才走了十年,前路正是漫漫。

【来源:苹果日报-牛棚读书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