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全世界中产阶级的敌人

中国到底有多可怕?「因为世界各地的经济活动大量外移往中国,包括美国在内,所有国家的中产阶级都因此毁灭,因为中产阶级工作机会随着外包消失了」。

这是著名经济学家,麻省理工学院史隆管理学院前院长梭罗(Lester C. Thurow)在他近着《当中国成为第一》中的一句话(见台湾《商业周刊》第1024期)。这句话精简准确,把自从《世界是平的》一纸风行以来的全球共识用相当骇人的方式说了出来:中国是全世界中产阶级的大敌。

外包当然不是甚么新鲜事,只不过现代资本主义发展史上,从未见过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独自吞噬那么大量那么多样的工作机会和工作程序。今天的中国以一国之力吸纳了二三十年前由东亚四小龙等一众新兴工业经济体瓜分的市场,它又怎能不成为众人瞩目甚至怨恨的巨大目标呢?

你以为中国只能生产低端消费品吗?今年初当英国名牌服饰商Burberry关掉它本土最后一家工厂,宣布将全部生产线移往中国之后,大家就知道中国的潜能远在意料之外了。

对很多经济发达地区的受薪阶级来讲,他们面对的是一场严酷的竞争。以一个普通美国工人来讲,虽然「没有阶级的社会」早就成了一个褪色的神话,他可能还会在民意调查里面声称自己也是「中产阶级」;但现在的他发现了,和他抢饭碗的原来是大洋彼岸一批住在条件差劣的宿舍里,月薪只有一百美金左右的中国人,他能不直觉地生起一种解释不清的不公感吗?如果他减薪了,甚至失业了,你觉得他会相信「中国正在倾销产品」还是「经济正在转型」呢?哪一种说法更直接、更简单、更明确呢?

这种切身的经历和原始的感受正是一切中国威胁论的基础。相比之下,所谓的中国军事扩张和「中国式殖民主义」根本就是小儿科。建基于这样的感情基础,「中国操控人民币汇率」的说法才会拥有巨大的市场;就算有再多的经济学家力陈利害否定简化,但还是有很多政客要求中国加快人民币升值的速度。

可见要化解中国威胁论,不是一种简单的宣传工作就可奏效,即便中央政府喊出再多的「和谐口号」,从和谐社会一直到全世界,你一天消除不了人家那种最切身的不公感,它就总会改头换面找到第二个出口。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