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阿富汗的沦落

加拿大政府一个高层研究机构 (International Assessment Staff of the Privy Council Office)在上个月针对阿富汗情势提出警告:「阿富汗已经变成两个国家了」。它指的是阿富汗政府实际控制的范围只剩下以首都喀布尔为主的北方领土,而南面则已渐次陷入塔利班之手了。最近的韩国人质事件等于向全球证明了这个说法,而且还顺便知会大家,这个南方的阿富汗还在不断扩大,慢慢逼近喀布尔。

在伊拉克恐怖袭击新闻都已经叫人厌倦的今天,听到阿富汗塔利班死灰复燃卷土重来的消息,很难不令人怀疑以美国为首的「反恐战争」是否已全盘失败?何以美国当年的头号大敌今天可以变得这么嚣张?这几年来的阿富汗重建工程究竟又出了什么问题?

仔细分析今天的塔利班,我们就会发现它相当年轻化,成员中不乏十多岁的小伙子,他们绝对不是当年被联军击溃的那帮人,而是2001年美军入侵之后才被招募进组织里的。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年轻人愿意加入意识形态极端保守,禁绝娱乐的塔利班呢?除了阿富汗当年赖以击退入侵苏军的强悍战士传统,美军自己的策略要负上绝大部分的责任。

首先,我们知道美军的地面部队在长期征战中已经陷入了神经紧张的敏感状态,不时传出敌友不分的滥杀消息。更可怕的是他们的频密空袭,这些轰炸造成的平民死伤甚至到了一个连欧洲盟国都深感不满的地步。无论是德国总理默克尔,还是北约组织发言人,近日都曾公开批评美军既不节制又不精确的空袭为联军工作带来了严重的负面效果。原来标榜极端伊斯兰思想的塔利班这时反而可以利用民族主义的情绪,动员受害的无辜平民。

更现实的问题或许出在鸦片身上。我们知道,目前全球九成的鸦片都来自阿富汗;而塔利班在正式执政的时期就很依赖鸦片贸易的收入。鼓励农民种植鸦片,使得鸦片的种植、生产和运输成了塔利班组织的重要命脉。无论是为了切断塔利班和其他军阀的财源,还是为了打击美国深恶痛绝的毒品问题,美国都要好好对付鸦片。于是美国政府把当年用在中南美洲「反毒战争」身上的那套手法照搬到阿富汗,不只逼迫农民停种鸦片,还用空袭轰炸的方式毁灭连山遍野的罂粟。

正是在这一点上,我们可以看到美军策略的根本失误,那就是以打击塔利班的微观战术思考取代了重建阿富汗的宏观战略考虑。当你焚毁了无数农民赖以维生的罂粟,却又不能提供其他更佳生计的时候,你叫那些农民该往何处去呢?有那么多的阿富汗百姓靠种植鸦片过日子,你不但不把资源重点地投放在经济转型之上,反而急速摧毁他们的生活来源,这不是变相地在帮助塔利班召唤支持者吗?

其实早有很多研究机构指出,阿富汗的问题不在表面的反恐,而在深层的重建;就算一时提供不了鸦片种植的替代方案,也应该想办法从农民手中收购鸦片,使之从毒品转向药物的用途。可惜被战争冲昏头脑的美国鹰派政府对此置若罔闻。阿富汗沦落到今天这个局面,责任属谁,岂不是一目了然?

【来源:都市日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