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书展该改名了

在书展碰见一位熟悉的行家,他告诉了我一个奇妙的遭遇。

今年他们有本不错的话题书,很受读者欢迎,有个老外也觉得这本书大概能够卖出海外版,于是过来找他商量。今年参加书展的顾客人数可能比去年还要汹涌,摊位内外全挤满了人,根本容不下两个人静静细谈。四顾全场,凡是能坐的地方都有人坐下了,还好地下那层开了家咖啡店,可以让行家谈生意。

到了楼下,我的朋友才发现不知道为甚么,这家临时搭建的咖啡店原来也是名人明星登台会粉丝的场地。才走进去,就看见一群娱乐版记者举起相机猛闪镁光灯,人数更多的少年粉丝们挥舞着各式各样示爱打气的标语牌,喧哗地簇拥着台上一个浓妆艳抹的女星。这位跑遍全球的书商何曾见过一个book fair会有这等场面,当下就呆了。

于是两人逃了出来,在人群中逆流缓动,好不容易走到君悦酒店的咖啡厅,才看到几乎全是来书展的同行们,再也没有一张多余的桌子了。最后,他们两人只好去了JJ’s这家著名的「蒲点」。

这位外籍书商大概从没试过去一趟书展,居然要跑到disco才能坐下来谈版权的交易买卖,明年他还会再来吗?

每年香港书展都有一批聊作点缀的外国参展商,今年也有,比如说一家来自巴基斯坦的出版社,真有一堆不错的好书,但全是非卖品,因为人家是按国际常规的概念来参展的。

甚么是国际行规?大者如法兰克福国际书展,一般顾客是不让进的,那是个全球行家向各地书商兜售自家产品的地方,所以大家都不会带来一卡车的书现场廉售。你何时见过其他商贸展是做零售的呢?有人会在车展甚至军火展的现场开走一部新车或者战斗机吗?就算有零售,其他正规书展也只会在展期的最后一两天才开放给一般消费者,让他们买走样品书,书商们才轻装回航。

香港书展虽然曾是两岸三地最早的国际书展,但在前几任贸易发展局总裁的规划底下,它早就成了一个市场,就像平常不买花的人也会进去年宵夜市凑热闹一样,平常不买书的市民这时也会进场过把瘾。华文版权交易中心的地位,负责推动贸易的贸发局早已把它双手送给了年轻得多的北京书展。

既然如此,为免那些外国人尴尬,我们何不干脆把Hong Kong Book Fair正式改名为Hong Kong Book Mart,摆明车马做零售呢?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