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令人困惑的「烧嘢食」

我不知道该怎么向美国来的朋友解释甚么叫做「烧嘢食」。是的,他知道barbecue,就是那种在他自家后院召开的派对,有一座炉车,有一堆朋友,还有人和狗在艳阳下追逐飞碟。他也知道野餐,他在电影里见过那些英国的绅士淑女架着洋伞半躺在地上,身旁是一个放满了食物和餐具的藤箱。要是讲究一点的话,说不定连喝酒的杯子都是玻璃做的。但他就是不明白「烧嘢食」。

不,我们香港人是不会在后院烧嘢食的,因为我们根本没有后院。「那么你们去哪里烧烤?」。我们去政府规划的郊野公园,那里有现成的炉口,但数量不多,所以旺季的时候要早点去霸位。「真的吗?你们的政府真是周到。可是为甚么一定要用那些现成的固定炉子呢?自己装一个不是很容易吗?」。不,我们很少自己架设一个炉子,而且那是犯法的。你想想看,这是郊野公园呀,要是弄成了火灾怎么办?「难道在政府自己做好的炉子上升火就不危险吗?」。我怎么知道?

「你们曾经是英国殖民地,为甚么不学英国式的野餐?那不是挺优雅吗?」。不,我们不野餐。三文治平常吃的还不够多吗?难得到了郊外,要吃当然得烧嘢食。何况香港天气这么湿热,大家满身臭汗,你说我们还能优雅地尝尝小点心叹杯茶吗?你再去看看那些郊野公园的桌椅,周围全给踩成了一圈泥地,你愿意躺在上面吗?就算不用桌椅,多走两步到草地上坐,蚊虫叮咬怎么办?蜜蜂偷袭又怎么办?「这我就更不懂了,你们到了郊野,当然会遇上昆虫飞来飞去呀。你们还要用蜜糖烤肉,不是更惹蜜蜂吗?我最不明白就是围着火炉不是更热吗?怎么还怕热呢?」。顶!死美国佬,讲极唔明。烧嘢食就梗系要烧到成头汗先过瘾啦!啲火咁猛,乜虫埋嚟都死啦!就算烧佢唔死,俾佢咬咗一嘢,我哋成身热辣辣都唔会觉o架,最多去用白花油冲凉。

结果他还是不懂香港人为甚么要烧嘢食,而且还要烧到一个地步地连政府都要专门为我们盖好烤炉,旁边更要竖个牌子特地声明,叫大家小心火种。其实他的疑惑是合理的,假如在一片树林里点火这么可怕,为甚么政府还要开辟烧烤专区呢?假如政府明天宣布全面取缔郊野公园烧嘢食,大家会上街抗议吗?

如果说烧嘢食真系好好食,那又很难令人相信。闭起双眼想象一下吧,那些腌制好的所谓「牛扒」又松又无肉味,那些每天早餐吃到怕的香肠,那些满街都是的鱼蛋和肉丸,有哪一样可以称得上是美食?涂过一层厚厚的蜜糖之后,它们甚至全都变成了同一种味道。或许只有烤鸡翼还是不错的,难怪连星爷都要欢呼「烧鸡翼,我钟意食」。

要搞清楚香港人烧嘢食不解之谜,看来得做点文化心理的分析了。

【来源:饮食男女-味觉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