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电视末日的前夕

那天和一个写时事评论的朋友谈起YouTube和CNN合办的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辩论,大家都觉得这个点子真不错,是个噱头。

虽然情况没有广告所说的那么革命性(到底那些提问的网民都是经过CNN筛选的,还有一个名主持居中坐镇,指挥秩序),但到底是让一群活生生的人民群众亲身 亮相,发挥创意,有的弄个雪人出来提出全球暖化的问题,还有一对女同志搂在一块质问政客们对同志婚姻的看法。至于问题水平,也是惊人的高,出现了不少一般 记者不大容易想得到的问题。

讲了半天,我这朋友才承认他只看过新闻里的节选片段,他说:「你知道CNN甚么时候会回放吗?」

甚么叫做代沟?这就是代沟。像他这种想在电视机前等节目回放的人必定是老一代,而我这种早就在YouTube网站点击过视频片段的人当然是下一代了。

坦白讲,虽然我好歹也是个做电视的,但我越来越不敢在20岁以下的小伙子面前说自己看电视了,因为那实在太老土太不酷了。假如你下班的时候告诉同事:「我 今天晚上要赶回去看无线电视《溏心风暴》大结局」,你那帮年轻的同事会有甚么反应?最可怕的还不是肆无忌惮地放声耻笑,而是他们反问:「甚么是《溏心风暴》?」更叫人心寒的则是:「无线电视是甚么?」

不看电视,那么他们都跑去干甚么呢?上网。不必是看博客,不必是泡论坛讨论区,更可以是听播客看YouTube。

我觉得那些大把大把地把钱花在制作和宣传选秀、真人秀的同行真是可怜。他们都知道推几个帅哥美女就能称霸江湖的年代过去了,也都知道这是个人人都有曝光欲,人人都想做明星的时代,所以才会想方设法在无名大众里挑动风潮。可惜这类节目的走红乃至于泛滥,正好说明了这是传统电视台的回光返照,如今的明星是全 都隐藏在普通人身上,他们自有本事成就自己,电视台只是个提供场子的平台罢了。

假如下一代都不再坐着干等电视机喂饱自己,假如他们都不再有耐性等电视台高层照顾,更不想等几个自以为是的评审打分给评语,他们会怎样做?他们会用手提摄录机、计算机Web Cam,甚至手机拍着自己怪叫乱跳,然后在YouTube一类的网站寻觅知音。用不着老大哥做中介,群众就是老板。只要有创意,只要有本事,再加上一点点 运气,眼球自然会聚拢过来。

看CNN和YouTube合办的那场辩论会,网友们的提问越是出彩,我就越替CNN担心,职业记者集体失业的日子不远了。这次活动办得这么出色,四年之后YouTube还用得找CNN合作吗?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