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获救工人应该感谢谁

河南陕县支建煤矿的矿难,在全中国电视观众的眼前成了一场感人的奇迹。中国不只是世界上矿难次数最频繁的国家,也是世界上矿难生还者最少的国家,而这一回,被困井下七十五小时的六十九名矿工竟能全数救出,怎能说不是奇迹?又怎能不叫人感动?尤其令人欣慰的,是救援部门的人性处理,每一位被救上地面的工人都立刻给黑布蒙上了双眼,以防他们那对长期处于黑暗中的眼睛一时受不了日光的刺激。

然而再看下去,我却看到了一个令人错愕的场面。话说最后一位被救出来的矿工,在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李毅中、煤监局局长赵铁锤、河南省委书记徐光春和省长李成玉等高官的簇拥里,竟然在还罩黑布条的情况下对着镜头直喊:「感谢党中央!感谢国务院!感谢河南省政府!感谢全国人民!」

从我这个未经训练的香港人的角度看来,这句话简直完全违反了人性的常理。为甚么?因为一个正常人给困在矿井底下三天,不知前路是生还是死,突然被人救出来之后要不是激动无语,就是忙着喊爹喊娘问候妻小吧?他怎么可能第一句话就是先行拜谢党中央呢?而且他这四个感谢不仅不漏一个对象,还从高往下地从党中央到全国人民,次序严整得无懈可击,完全不像一个刚刚逃出生天的灾民。

出现这种情况,大概有两种可能。可能之一是在我们还没看到他的时候,早已有人先在镜头背后指导过了。如果真是这样,那个指导员可真是要回去好好接受再教育。要知道今天不只党中央执政为民,就连各级媒体也都力求贴近平民常心,中国的受众已经习惯了一套很人性化的认知世界的方法。

所以我相信不只是我,任何人对于获救矿工的表现也都有了既定的预期;假如那名矿工的表现不符大家预料中的「人性」,多半就会被人怀疑中间是否别有不自然的内情。换了是我去当新闻公关或者镜前表现指导,我不只不准他「四个感谢」,还要逼他先和母亲说声好,叫她老人家别挂心呢。无论他再怎么出自真心地想要感谢党中央都不行。

可能之二是当地所有人员都很真诚地让获救矿工们自说自话,绝不横加干涉,但这名矿工偏偏就是打从心底谢了出来。若是如此,情形就更不妙了。从好的角度看,这还可以说是中国特色,毕竟举目全球,灾民获救第一句话不是问候挂在心上的家人,也不是谢谢直接救他出来的工作人员,而是很宏观很有深度地感谢政府中枢与全国人民的,恐怕就只有中国人了。

要是从不好的角度看,那就说明我们的救灾新闻已经形成了一套感恩戴德的报道模式,一套很不与「国际接轨」的模式。全世界的新闻机构处理天灾人祸,都把重点放在灾害之痛灾情之险,以求刺激起受众的关注和同情。虽然也有对救援感恩的时候,例如九一一事件就出了不少被媒体视为英雄的消防员,但人家要感激的多半是那些历尽艰辛冒险犯难的前线救援人员,而不是白宫的政府核心。

反观中国的灾情新闻,过去常有救灾之功大于灾情之惨的惯性,彷佛一场灾难的重点不是灾难自身,而是救灾行动的胜利。难道灾难的发生竟是为了证明政府的英明吗?这种违背常理与人性的新闻公关手法怎能叫好呢?

这位工人兄弟要是由衷地喊出了四个感谢,那就说明他新闻看得太多,早就内化了一种符合老套报道模式的反应了。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