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拉班·扫马和马克西行记》(一)

有人建议,不如我们在 这个节目里面,多做一些比较流行的时下畅销的书给各位。但是呢,我不是对任何的畅销书都有歧见,只不过是因为有时候我觉得一些大家可能没听过的书、很冷门 的书,你仔细去看一看,或者随便翻一翻,你会发现它能够起到颠覆你的世界观,能够冲击你既有的常识。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书,我们拿出来跟大家介绍的话,那岂 不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吗?要比起跟大家介绍一些也许大家随处在任何地方,都能够分方便的找得到、看得着的一些的市面上常见的书,或许意义会更加重大。比如说 我今天给大家介绍这本书,叫做《拉班·扫马和马克西行记》。

大家听过这本书吧?没听过没关系,我以前也没听过,我是前两年才开始注意到这本书。它的作者,这边写的佚名,其实没人知道它的作者是谁。它的作者出生的地方,它的国名书这边写 的是伊儿汗国。什么是伊儿汗国呢?伊儿汗国我们知道就是蒙古帝国。曾经建立说四大汗国,大家读中学历史都读过吧。伊儿汗国呢就是四大汗国的其中一国,就在 今天的整个伊朗、伊拉克差不多就是,还包括甚至某部分的阿富汗、巴基斯坦、中亚地区,是一个近东地区,中东地区。整个中东的地区吧,应该这么讲,就在伊儿 汗国的手中。

这个伊儿汗国有这么一 个人,写了这么样的一本书,《拉班·扫马和马克西行记》。这本书呢是属于大象出版社出的西方早期汉学经典一种,非常非常薄的一本小书。可是各位,这本书我 却打算把它跟一些相关的书籍,一些跟这个题目有关的东西,在这个礼拜足足做五集给大家介绍,为什么?这本书有那么了不起吗?我要跟大家解释一下,因为这本 书我们先来解题。

四大汗国其中有这么一 个人,他写了这么一本游记。这本游记不是自己的游记,而是记录另外两个人的游记,这两个人是谁呢?就是拉班·扫马,还有马克。拉班·扫马和马克这两个人往 西走,他们一路走,走了下来呢,就有这么一个游记出来了。到底这个拉班·扫马和马克又是什么人呢?这两个人,说起来就厉害了。今天在国际上面研究蒙古史的 人,研究元朝史的学者呢,都喜欢说,或者是研究世界史的人,常常会拿他们跟马可波罗比较。马可波罗大家都晓得吧对不对,马可波罗,我们有很多的各种各样的 神奇的故事,是从他的笔下流出来的。比如说我们会说到今天甚至可能中国还在猜,说不定意大利人吃意大利粉,就是马可波罗把我们的面条带回去的,或者那边的 意大利人反过来说,马可波罗把意大利面带来给中国,我们中国就有拉面了。

这些闲杂的话我们先不 管它,但总而言之,马可波罗的故事大家是耳熟能详的。他作为一个威尼斯商人,远道而来对不对,热内亚那边,远道而来从西方,威尼斯一直西方那边一直过来, 然后终于跋涉万里到了中国。见到了当时的元帝国的大汗,忽必烈汗是不是,甚至还游历了很多地方,还去过杭州等等。而我们今天给大家讲的这个拉班·扫马跟马 克呢,被认为是一个逆向的马可波罗,什么叫逆向的马可波罗呢?这个马可波罗是从欧洲来到中国,到了北京嘛对不对?大都嘛,元朝的大都就是今天的北京嘛,而 我们这两位老兄,拉班·扫马他恰恰走的路线是相反的。他是从北京出发,一路去到了欧洲。他去的欧洲的地方呢,还不只是去意大利了,他还去到了法国,跟当时 还属于英国——英格兰领地的法国的一部分见了英格兰国王。于是很多历史学家也就强调,拉班·扫马是世界史上面第一个有名有姓能够确认的,第一个到达欧洲的 中国人。

也许之前有别的中国人 去过。但是在13世纪之前,我们没有见到任何一个中国人的名字姓名被记载下来,说是到了欧洲,直到拉班·扫马的出现。换句话说,拉班·扫马是第一个去过欧 洲的中国人,走的路线正好跟他同时代的马可波罗,是相反的路线,人家从西往东,咱们这个拉班·扫马是从东往西。好,现在问题来了,为什么我们从来,我们身 为中国人你想想看,换作我们一般的国民教育,我们一定要大吹特吹对不对,说“是中国人的骄傲,东方的马可波罗。”那为什么一直没有人说这个人呢?很惭愧, 我也是两三年前才听过有这么一个人物,这是为什么呢?我们先在解答为什么之前,先来说说看我们这本书是怎么回事。

好,我们现在的这本书 它的中文翻译者是朱炳旭,它其实是从英文本译转译过来,而英文本则是根据原来的叙利亚文本。这个叙利亚文本呢,作者是谁已经查不出来了,他应该就是拉班· 扫马的同代人。这个书原来很有可能把拉班·扫马自己的确写了一个游记,写了一个日记,去了什么地方,一路行程怎么样记载下来。然后有这么一个同代人把他的 日记——拉班·扫马原来的日记,也就咱这个中国人的日记是用波斯文写的——把这个波斯文的日记呢,再翻译出来,然后摘要了一些。其实据说是删掉了很多东 西,但是也补充了一些补充材料,完成了这么一本叙利亚文的底本在这里。

这 本书曾经失传了很久,那么一直到1887年3月,叙利亚文本的手抄本才被重新发现,然后慢慢慢慢就开始译成各种版本。以前曾经也有中文本,那这个中文本就 是我们香港非常有名的历史家罗香林先生,他参照英译本和日译本译出来。但是呢这里面有非常多的节译,就是说有三节,所以呢就不全,现在我们手上这本是比较 全的一个中文本。那么但是尽管如此,这本书它前面的译者导言很多方面,我觉得有很多事情还是跟现在学界和想法,是不一定是一定有共识的。为什么呢?因为关 于拉班·扫马到底是什么人,关于那个时代的中国跟欧洲里面,还有太多太多未解之谜,很多东西是说不清的。比如说,就回到我们刚才提出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来 讲,这么一个中国人,为什么我们中国人不知道他去了欧洲呢,这是怎么回事?就这牵涉这背后种种的故事了,我们明天继续跟大家接着谈。

【来源:开卷八分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