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拉班·扫马和马克西行记》(二)

我们今天继续跟大家讲讲,我们昨天开始跟大家谈的《拉班·扫马和马克西行记》,接上我昨天讲的。

拉班·扫马是有名有姓的第一个到达欧洲出访的一个中国人,那是元朝的时代,是忽必烈的时代,也就是说我们中国早在忽必烈的时候,就有一个逆向的马可波罗从北京出发,一直去到了欧洲,到过罗马,见过教皇,见过法兰西国王,见过英国国王,有这么样的一个大人物,为什么我们中国人都不知道呢。要说这个问题 呢,首先就得从他的名字开始讲起。

今天很多中国读者,一遭遇到这样的一本书,一看到这么多人讲这个事的话,像今天我跟大家介绍的话,首先大家想起来问题就是,拉班·扫马他怎么会是个 中国人呢?听名字就不像中国人对不对,可是他实实在在是一个在北京出生的人,而且应该他是懂中文的、懂汉字的,而且汉字还写得相当不错的,是在北京长大, 他们家也是一个,就是跟普通的北京人没什么分别的,那为什么会有这么怪的一个名字呢?是这样子的,那是因为他不是我们一般意义下所说的汉人。他到底是什么 人呢?根据我们这本书里面的译者的讲法呢,说他是畏兀儿人。这个畏兀儿很多人以为就是我们今天所讲的维吾尔人,那么当然也有很多维吾尔人是愿意这么说的, 说以前的畏兀儿人就是今天的维吾尔人,但是今天的维吾尔人跟过去的畏兀儿,尽管名字听起来非常像,但其实中间内容上有相当大的变化。

因为在元朝的时候畏兀儿,其实更像回鹘人,而回鹘人里面地区出过很多非常有名的人,那么今天当然你也某种要宽松的很粗燥的讲,也能算进是维吾尔人的 历史。比如说我们中国第一大的,除了玄奘以前最伟大的佛教的易经家鸠摩罗什,鸠摩罗什就是回鹘人,那么也就是畏兀儿人,当然你还可以说他就是维吾尔人。

而这个拉班·扫马根据我们这本书的译者说,他和他的小徒弟马克,就是这本书所讲的马克,他们两个都可能是畏兀儿人,有人这么认为,然而我们的译者比 较倾向于是认为拉班·扫马是畏兀儿人,但是马克很可能是蒙古人,不过这个说法是有待确认的。因为也有别的学者指出,其实拉班·扫马是什么人呢?是汪古人, 那这个汪古人,我们今天一听这些大的名字,我们都搞混了对不对,以前我们中国历史一大堆这种所谓的外族的人,我们都弄不清怎么回事,但其实这些外族呢,有 些是已经不复存在,已经彻底的进入中华民汉化进来,也有人可能是到了别的地方,像汪古人,他们就是有一部分人,其实就是被成吉思汗灭掉的乃蛮部落,那么这 一帮人里面有一些在现在哈萨克斯坦,但是也有许多汪古人是世世代代住在中国,那么基本上成了中国的一部分。

说到这个东西呢,我必须给大家谈一谈一个大的背景,为什么我们今天会越谈越好像越混乱,我先给大家讲一下这个背景,这个背景是这样。最近几年我们中 国学术界,开始重新探讨到底什么叫做中国这个问题,或者什么叫做中国人,那么这样的一个问题呢,往往是牵涉到一个对历史的重新的认知。

比如说举个例子,最近几年研究清朝史的学者,开始在大谈新清史,新清史是主要是一些美国的汉学家提出来的,那么他们的观点是什么呢,比如说他们在材 料掌握上面,他们说我们过去我们中国人自己做清朝史研究,太过关注的是汉文的档案,而忽略了满文档,而他们认为满文档里面,其实有很多东西是汉文档无法覆 盖的,那么当他们研究满文档跟研究了整个当年满清帝国在蒙古,在西藏, 跟在新疆统治之后,他们得出一个很惊人的看法,就是认为清帝国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中国汉人王朝,当然我们也知道它不是,但是我们过去传统我们会认为,清 朝是被汉化程度相当深的一个王朝,但是他们指出,其实它是一个多民族帝国。那么在这个情况下,我们今天所谓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或中华民族继承了整个清朝的 版图下来之后,那么我们还能够叫做是原来的汉人的那样的一个传承吗,那么这里面就牵涉很多很多问题。

好,第二个挑战呢,是来自一群日本学者,就是最近一两年很多人开始关注到,像日本有名的学者三三证明这些人,那么他们提出的就是像元朝就有这么一 个,也是一个所谓的外族入侵中国。我们在过去的中国历史上呢,有没有注意到,我们常常把金、辽、契丹、西夏,都当成是所谓的北方的蛮夷,而以宋为正统,那 么到了元没办法了,因为你宋都被它灭了对不对,然后后来又有了清。其实所有这些由游牧民族或者所谓的外族建立的王朝,他们到底在中国历史上该怎么算呢,那 么这里面会牵涉到很多大众史学问题。

比如说前几年大家在谈岳飞,说岳飞到底怎么定位,过去我们向来说他是忠臣,因为抗金嘛,但是假如你今天我们从大中华民族的角度来讲,金是什么,它今 天早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一部分,那一个汉人打金人,那么就是我们民族内部矛盾,你把它上升到民族之间的矛盾,那就好像跟今天我们所认知的中华民族,建立中 华人民共和国这样的观念,是有一个内在的一个冲突是不是,所以呢你想想看,这种种的问题,都会重新冲击到我们关于中国是什么的认识,或者中国人是什么人的 认识。所以我今天给大家介绍这个拉班·扫马,首先面对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一点,到底拉班·扫马,他所属的这个部族,能不能叫中国人呢?

我给大家介绍一本书呢,是非常著名的,后来在台湾中央研究院当院士的萧启庆教授他的一本著作,《九州四海风雅同》。那么萧教授在很不幸的前年去世, 他是国际有名的蒙元史研究大家。这里面就提到了,他其中一段他说到,我们说元朝把人民分四大民族,其中一个叫色目人,他说色目人不是一个民族,而是元廷为 统治需要而设定一个族群。这里面其实牵涉的人种是非常繁杂,比如说有唐古人,跟我们刚才说汪古人,尤其汪古人是以北方草原文化形式为主体,融合汉族文化和 西方国家其他民族文化,他们多数信奉景教,而且因为处于草原跟农业地带边缘,与中原往来密切,其中甚至出现了很多元朝的时代的文士,也就这本书的主题。

什么叫文士呢?就根本上跟我们儒家的传统的汉人一样,也参加科举,也写一手好文章,汪古人就有相当多这样的人。而回头我们讲的拉班·扫马,就是这样的一个汪古人,基本上是个半汉化的一个汪古人,所以为什么他会懂中文,所以为什么他出去的时候,大家都觉得他应该是中国人。

【来源:开卷八分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