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邪恶的梅铎

给人骂了几个月之后,梅铎终于在八月九号开腔响应:「在收购《华尔街日报》的这三个月里,其中一件最辛苦的事就是面对批评了,那些刻薄的语言只适用在搞种族灭绝的独裁者身上。」他也没说错,在《华尔街日报》将被他收购的消息传出之后,不只网上的另类媒体大肆攻击这位「邪恶大亨」,连许多备受尊重的主流传媒也不放过这个「澳洲来的骗徒」。其实早在这桩震动全球媒界的大事发生之前,梅铎的「邪恶」形象就已经家喻户晓深入民心了,甚至连007系列电影其中一集的反派角色也是用来影射他的。

梅铎到底做错了甚么?根据一些反对者的说法,他的罪行简直到了罄竹难书的地步,所以还真有好几本书即要用上数百页的篇幅来罗列他的恶行。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指他降低了新闻的水平,例如他旗下的《纽约邮报》和《太阳报》都是擅长贩卖腥膻色甚至不实的驰名小报,而他的旗舰电视频道「霍士」(Fox)则不只立场偏颇,还常常把新闻弄得像是娱乐表演一样,乃当今「信息娱乐」(Infotainment)潮流的表表者。

自从「九一一」之后,他的「新闻集团」更全力替美国新保守派护航,一方面歌颂出兵伊拉克的决策英明正确;另一方面则攻击反战分子,把他们形容为「自由的敌人」。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以外,他也紧紧跟随鹰派的脚步,例如2006年中以色列轰炸黎巴嫩开启的战事,就被他拥有的一份澳洲报章说成是,「以色列慷慨地送了一个大礼给黎巴嫩」。

对所有「反恐战争」和英美保守派的反对者而言,梅铎固然是个大敌。但有趣的是,《华尔街日报》的言论也一向以保守派著称,在经济上他们主张政府尽量放宽市场管制,与梅铎的新自由主义立场非常接近;在政治上,他们让像JohnYoo这样的鹰派学者发表了许多支持布殊扩张总统权力的文章,在美国副总统切尼的幕僚利比沦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之际,还坚持为他辩护,这也应该很合梅铎的胃口。既然如此,梅铎收购臭味相投的《华尔街日报》难道不是一次天作之合吗?为甚么还有那么多人担心《华尔街日报》会被玷污,而自由派则痛骂梅铎的野心呢?

首先我们要知道原来拥有《华尔街日报》的班氏家族一直被认为是美式报业家族的代表之一,比起其他的家族控制的《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他们对编辑自主的原则守得更紧,尽量不去干涉编辑的言论立场和运作方式。此外,《华尔街日报》还是一份出了名的性格分裂的报纸,它的社论和其他言论版上的内容固然非常右倾,可是新闻却相当独立,甚至有和评论版对着干的势头。据说新闻部的记者们私底下还会把评论部称作「纳粹党」。反观梅铎,在他的牢牢控制之下,「新闻集团」一百七十多份报纸在「反恐战争」期间发出的几乎是同一把声音。当年他收购英国的《泰晤士报》时也曾像现在买《华尔街日报》一样,答应公众绝不改变编采独立的传统,最后还是食言收场。

更重要的是,是《华尔街日报》的保守乃一种价值上的保守,他们自有一套「利伯维尔场与自由人民」的社会哲学。而梅铎的保守似乎只不过是种现实利益的需要,当戴卓尔夫人主政英国的时候,他就站在保守党那边;当工党在大选稳操胜券,他就离弃了保守党的候选人。近日的新闻,则是在他私下赞助的美国右翼的眼中钉希拉莉.克林顿,一个和他保守「理念」截然不同的「自由派」政客。此外,《华尔街日报》出于自己的价值观,时常批评中国的人权状况,今年使它夺得普立兹奖的一篇报道就是一份大谈中国市场经济副作用的调查报告。梅铎这位许多新保守主义者眼中的同路人,却曾在1998年下令属下出版社,取消末代港督彭定康回忆录的合同,只因当年的彭定康还是中国政府口中的「千古罪人」,而梅铎还有很多生意想做。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