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超级财团垄断传媒的年代

这个世界上喜欢把原来很严肃的刊物变成媚众取宠的小报的老板,绝对不只是梅铎一个人;和他一样事必躬亲总是要属下传媒紧跟自己政治路线的,更是数不胜数;可是兼备这两项条件,同时还要很有钱也很有野心地去建立一个传媒帝国的,恐怕就只有梅铎了。所以,梅铎是令人畏惧,甚至叫人厌恶的。

梅铎收购《华尔街日报》,最叫全球传媒中人担心的还不是这份大报日后的走向和质素,而是整个媒体世界的命运。

言论自由是很脆弱的,它需要很多具体的条件来保证它的健康存在,其中一个条件就是媒体所有权的分散。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假如一个地方的传媒机构大多被政府或单一财团所垄断,那么任何不利于这个政府或财团的言论就不大可能出现了。再假如那个财团还有很明确的政治取向,而且强硬要求下属媒体跟随,那么不只所有不同于这个取向的意见会被消音,甚至连有碍于传播这个取向的一切讯息也极有被排除障蔽的机会。

就算这个财团没有既定的政治立场,也不表示各种言论和讯息可以在它拥有的媒体上任意流播,因为它的生意太大太杂,所以它要顾虑的东西也就比别人多了。就以梅铎当年下令取消彭定康回忆录合约一事为例,彭定康那本书的出版社Harper Collins其时还没有开拓中国市场的打算,为甚么梅铎要担心中国政府的反应呢?那是由于梅铎还有别的生意要在中国做,他不想为了区区一本书就失去巨大的电影电视市场。如果HarperCollins还是一家独立的出版社,或许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难道除了梅铎,就找不到别的出版社了吗?当然不是,除了梅铎的「新闻集团」,全世界还有「时代华纳」等五、六家大集团,它们合共拥占了全球一半以上的出版市场。而且要注意,它们都是跨媒体经营的,在出版以外,它们更庞大的生意是电影、电视、电台和网络这些最赚钱的产业。这是个超级财团的战国时代,谁想活下去,谁就要选择依附靠拢的对象。所以《华尔街日报》的主要对手、英国的《金融时报》最近也开始紧张了,急要找可以栖身的大树。

这些财团大多来自美国,而美国的建国父辈都很了解言论自由与分散传媒所有权的重要,因此依循他们的精神,美国曾经有各种限制传媒垄断的法例和规定,例如不准一家公司在同一个城市同时拥有电视和主要的日报,也不准一间公司在一个地区市场拥有多于两家的电视台和多于六家的电台。这些规定是为了保证地方性的小媒体以及媒体市场的多样性,以免被一把声音吞没了整个信息环境。

但是以「新闻集团」为首的这些大集团却出了一大笔钱在华盛顿搞游说,试图说服当局放松管制。他们的理由是传媒生意到底也是生意,既然做生意要依循市场规律,政府就不应该去限制他们做生意的自由和破坏价高者得的买卖本质。这些道理不只完全符合近二十年来称霸全球的新自由主义,也是梅铎等人天天利用旗下媒体鼓吹的「常识」,所以那些原来挡他们发财的关口终于被一一攻破,几家财团开展了瓜分天下的黄金之旅。

值得一提的是,梅铎聘用的许多说客本来就是负责管传媒的退休高官,他给出高薪对仍然在位仍然掌权的官员当然起了很好的示范作用。他私下为美英政治领袖提供捐款,公开利用媒体为他们做宣传的功绩就更不用说了。

最新消息,8月13日的《洛杉矶时报》透露,梅铎的下一个目标是《纽约时报》。看来,全世界唱同一首歌的日子不会太远了。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