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中环价值的深水埗实验

我猜即使是擅于点火的龙应台,一开始大概也没想到她铸造的「中环价值」会变得这么红,有这么到人围着它回响争论吧。可到底甚么叫做「中环价值」呢?却是人言人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定义。

例如《信报》的专栏作家王迪诗,最近就在一篇题为「捍卫中环价值」的文章里把港人一向引以为傲的拚搏精神也列入「中环价值」之一。她认为没有这种价值,香港就不会有今天这个局面。她相信一套吕大乐说的第三代主流香港人所抱持的信念:「世上没有怀才不遇这回事,香港社会有upward mobility,任何人只要经过努力,都有机会出人头地。」

我很同意王迪诗的说法:「谁说有了中环价值,就不可以有深水埗价值?」,但是我很怀疑她信从的中环价值到底还有多大的普遍效用。难道香港真是一块只要你努力,就算不出人头地,至少也能好好活下去的地方吗?

姑且不去谈近日甚为流行的「M型社会」和「下流社会」,让我们继续以为香港仍是一个充满上流机会的城市;也不要去动用传统的社会学分析,把王迪诗的看法归诸为少数成功人士(或者「既得利益者」)脑子里的意识形态;就让我们假装这套价值观是对的,然后把它放到深水埗检验一下。

大家都知道深水埗是个旧区,里头除了有很多老居民,还有不少老商号。那天我去参观深水埗重建区老街坊的街头艺术展,就很集中地看见一批其他地方已经很难见得到的商铺,例如一家专门替人订造花牌的「新忠花店」,和一家已有一百○五年历史的「刘成和酱园」。

这些老铺活到今天,必有自己的经商之道。他们多半就像王迪诗所说的,也是某种「中环价值」的跟随者,相信市场,捉住机会,克勤克俭,才能用一间小店养活一家几代。从他们的经营状况来看,我们甚至可以说他们是竞争的生存者,因为他们的生意还在继续,尽管没有做大,没有变成一个连锁集团。

然而,这么一群自力更生、努力撑起头上一小片天空的香港人却快要告别大家了,甚至还要跑去申领很不合「中环价值」、很容易被人扁视的社会救助。这是为甚么呢?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