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穷国为何「援助」富国?

据英国《金融时报》8月21日报道,早在去年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访问伦敦时就谈妥的「石油援助计划」终于敲定,伦敦市长肯·利文斯通正式宣布,伦敦的贫民很快就能享受公共汽车半价的优待了。对,你没看错,是委内瑞拉在「援助」伦敦,这个拉丁美洲的发展中国家将把石油以超低价格提供给世界第一金融中心伦敦,好让伦敦的中下阶层能够分享「属于全人类的地球资源」(查韦斯语)。

表面看来,这是个荒谬绝伦的安排,一个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还不到英国1/4的国家凭什么去援助伦敦?而伦敦市长利文斯通又何其无耻,竟敢从穷国的碗里捞东西?这又让我们想起中国经济尚未崛起的那个「革命年代」,当年全球革命的兄弟情谊可真不是开玩笑,在毛泽东大笔一挥之下,不只亚非拉的友邦得到了我们的好处,连工业先进国民主德国(东德)也要我们送货驰援。

然而再细看下来,你又不得不赞叹这真是场「天作之合」。

首先,利文斯通本来就有「赤肯」(Red Ken)的称号,他不只从不掩饰自己的社会主义倾向,更屡次以英国首都领导人的身份公开斥责英国政府的外交政策,猛烈抨击所谓的「反恐战争」。而且他也不止一次地向记者抱怨,虽然贵为市长,实权却很有限,所以只能在多元文化政策一类的东西上来点左倾色彩,对涉及财富再分配的硬东西则有心无力。偏偏伦敦这种以金融业为主的全球城市的特征之一正是贫富差距极大,日益拉高的生活水平使得许多原居民大有长安不易居之叹,怎样减少贫民日常生活的开支确实是个问题。

其次,查韦斯从伦敦那里得到的看似无足轻重,无非就是一些交通运输、聚落保有、街道清洁和小区规划上的顾问服务。可是别忘记伦敦乃是当今世界上市政服务做得最好的大都会,在利文斯通治下,不只交通秩序良好,而且更以上佳的形象包装术夺得2012年奥运主办权。对委内瑞拉的首都加拉加斯来说,伦敦的经验绝对有助于它的城市升级工程。

当然,这项奇诡的「石油援助计划」归根究底还是查韦斯外交战略的一环。由于他公开的「反美路线」,在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和「自由之家」等右翼团体的运作下,大部分的主流国际传媒对他都没什么好话,不是将他形容为「拉美左倾白痴的回归」,就是「新世代的‘高地犹’(Caudillos,一种拉美政治史上的强人类型)。就以曾经引起轩然大波的RCTV(加拉加斯广播电视台)事件为例,许多媒体都报道过查韦斯如何悍然关掉这家亲美电视台,如何压迫言论自由;可是他们对于这家电视台依然运作良好的事却只字不提。为什么?因为查韦斯只是拿走了RCTV的公共频道专营权,但他还算遵从法律,依法而言,委内瑞拉政府是不能审查和关闭传媒的。

所以,查韦斯必须屡出怪招,一方面抢镜头,另一方面突出自己的议题,以能源牌向伊朗等示好,是为了在美国及其盟邦外另拓平台;他把石油直接送给伦敦市民,则是为了树立自己全球「新左」阵营的领袖地位。事实上这也不是第一回了,早在伦敦之前,他就「援助「过波士顿甚至纽约郊区的百姓。用这种方法搞人民外交,的确是突破国际媒体防线的巧招。

有意思的反而是利文斯通那一方。要知道欧洲左翼近二十年来在新自由主义革命的冲击下,有严重的身份危机,尤其是英国新工党喊出「第三条路「之后,左翼政治的核心价值更有日益模糊之势。难得马克思在天有灵,以查韦斯为首的拉美左倾新浪潮顿然成了全球左派的中枢。与他合作,可以叫英国政府尴尬(你看,咱英国的穷人要靠拉美支持,你平常都在干什么?),对老左出身的利文斯通来说未必不是妙着。

【来源:南方都市报-媒体思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