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林行止笔下的中国厕所

今天要在这讲一讲一些关于屎、尿、屁的书。为什么吃饭的时候,或者在准备晚餐的时候,就不能够看一些,或者听一些谈大便,谈尿液,谈放屁的书?为什么我们恐惧我们自己的排泄物?如果人是个工厂的话,我们唯一生产出来的东西,几乎就是这些排泄物。难道不是吗?所以我觉得我们需要好好正视一下,人的排泄物,它跟我们太有关系,太密切了这个关系。

香江第一健笔也谈厕所

谈到排泄物的问题,我首先想起来一个作者,这个作者并不以研究排泄物著称。他是个很有名的报纸报人,一个报社的老板,一个有名的评论家,一个经济学的批评家。就是香港的号称”香江第一健笔”的林行止先生了。林行止他是香港的《信报》的创办人。这是一份倍受尊重的一个小众的知识分子报纸。而且过去二三十年来,他写了大量的时事评论,经济评论,连很多内地的传媒人也都深受他的影响。

今天我要介绍的,不是他谈经济学,不是他谈时事学跟国际政治的文章,而是他有一本书,叫《说来话儿长》,这是本什么书?就是林行止除了有这个严肃的一面之外,私底下他很喜欢读很多闲书,做很多闲书的阅读笔记,这本书就是他其中的阅读笔记,阅读了些什么书?他读了很多,关于人的阳具,下体,变性啊。还有我很关心的屎、尿、屁方面的东西。这本书,他就做了其中好几篇,谈的就是人的排泄物的问题。我觉得非常有意思,他找到了很多很有趣的材料。尤其是关于中国古人使用厕所的这方面的材料。这方面材料,我到现在都还比较少见到有人专门把他收集起来,变成独立的一本书。

其实我觉得其实是很值得这么做的。在没有这本书出现之前,我们先来看看林行止,他怎么去谈古代中国人的厕所问题。他这就说到,原来中国上古时代,就已经关于厕所所建的位置,就有很严细的规定。比如说,即当前门,就是说这个厕所不应该在前门。也不应该在后门,也不应该在屋子里面梁柱的附近。不可以接近灶,不可以接近井,这很科学,很符合卫生条件。这个拉屎的地方怎么能够接近煮饭的灶?又怎么能够接近供水的井?然后令人更吃惊的是,他这后面又说到,他引了《墨子》,《墨子》有一篇叫《奇志篇》,里面就说到当时,原来中国春秋战国年代,已经有公共厕所了。而公共厕所的设施,是有规定的。他这么讲,在道外设屏,以30步为周长,墙高在12尺以上。

就是说,在这个路边要设路厕。而且这个路厕要有一个屏障把它围起来,要有墙,这个墙要在12尺以上。这是数千年前战国的公共厕所,已经围以高墙了。后面又引述了另一个材料,就是说古代有一种路边的厕所,又有一个别称叫做砚。这种砚还是专人管理,要去其恶臭。比起欧洲,我们中国的厕所文明真的是太先进了,我说的是几千年前,几千年前,大家知道吗?欧洲是满乡遍野的大便,我们中国人不一样,这个大便都已经收集起来了,放在厕所里面。

中国人厕所文化源远流长

为什么中国人这么讲究厕所?在那么长的时间里面。是因为我们是农耕社会,我们需要把那些粪便,先变成肥料,回归到我们肚子里面。不是,回归到菜田里面,种了菜出来,再回到我们肚子里头。我们再回过头看看,巴黎这么大一个伟大繁华的现代大城市,他是什么时候才有公共厕所?这里面又记载了。他说在早年的巴黎的街头的流动厕所是跟今天我们想象的公共厕所不一样的。它是什么模样?就路上有一个路人,挂这个黑色的大斗篷,这个大斗篷底下一边一个桶,一个桶是小便,一个桶是给人大便。你要是急了,你看到这种人,你就赶快走过去。你就蹲在一个桶上面,他就拿这个大都斗篷把你罩起来,你在他手背底下,你在他手背底下右边这是撒尿,这边手背底下这是拉屎。你解决完了,他这个斗篷又亮开,然后你给他钱。是这样的,是人肉流动公共厕所。

我们再看一下,这本书里面,又还提到,说在这个原来以前中国人的厕所,比如说我们传统厕所不是抽水马桶会臭。

怎么办?他说原来古代的厕所有这么一种方法,就是引述《世说新语》。就是说,以前有名的王蹲,他当年就发现,这个原来当时的厕所?往往有个桤木盒子,里面放了干沼,就是那个沼泽,晒干的干沼,这个用来干嘛?有些人太乡巴佬了,不懂,进了这贵族的厕所,看了干沼以为是给人一边方便,一边吃这个干沼。其实不是的,那是干嘛?那干沼是用来塞鼻子的,塞鼻子没错,塞鼻子为什么?因为这个干沼的味道很干裂,塞着鼻子就能够阻挡恶臭,有这样一个效果,说到这种恶臭,很多人觉得中国的厕所文明不够文明的理由之一,就是中国人好像对入厕这件事,显得特别的开放。某程度上,你也可以说这是我们宽容跟开明的态度。

这本书《说来话儿长》除了有林行止先生的文章之外,还有个好处。什么好处?有黄永玉先生赐予的话,黄永玉就在这本书前面,替林行止写了序言。他写这个序言,其中有一段他还配上一幅画,是有特别意思。他这个序言有这么一段,他就说到,黄永玉就说,说起公共厕所。当年在大陆是新生事物,男女隔着一层墙,能听见隔壁的说话。

黄永玉就说,二婶,今午吃什么?吃饺子。什么馅?茴香肉末。那您家呢?二狗子他爹今早上昌平拉货,一半时回不来,我们就喝稀的,小米粥加贴饼子凑合着闹。他说这是早年北京公共厕所里面一段对话。可见以前上公共厕所是非常公开,不止公共厕所,连私家厕所也是公开的。他说以前广州还来了一个大人物,住在朝特宾馆,那怎么办?就晚上的时候,是一堆宾客围着他,他在正中间,他在那拉屎方便,大伙儿围着他,给他解闷,这才叫大人物。

【来源:开卷八分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