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文化政策不应避讳政治

在这个时代,尤其在这个城市,主导政府行为与政策形成的主要是一种经济取向的思维。

于这种大趋势里谈文化政策,很容易会变成一种检讨现有官办文化设施和服务,合不合乎成本效益的问题了。如果还想越出已有范围,说多一点,恐怕也得和经济发展挂钩,例如提出「创意工业」和「知识经济」等名词为文物保存、增设图书馆和资助艺术活动这些行为开脱。

成立近一年的文化委员会新近出炉的《咨询文件》,如果摆在这样的视野底下,就会显得「陈义过高」,不切实际。因为里头提出的甚么「以人为本」等政策原则,难与经济思维配合。

文化并非经济发展

所以,文化委员会最该提出,却又从未在这份文件里明确澄清的,就是在它这一堆大理想和研究重点底下,是一种可以平衡纯经济思维取向的另一种看待政府行为与政策形成的方法,一种文化的视野。

早在一九四八年写成的「世界人权宣言」把文化参与的权利写在里面。「联合国文化及发展世界委员会」,更认可了文化政策是「为了塑造一个适合人类发展的环境所要建立的架构」的一部分。

九铁要在塱原湿地上建设支线的事件上,主流舆论里的「要在发展和环境保护之间求取平衡」的观点,正好点出了这个社会,是如何把「发展」的意义局限在经济发展之上,而把环境保护等其他重要的人类发展元素排斥出去。文化委员会正该毫不害臊地在重新界定政策思考的高度上,提出文化权利和人类发展的另类观点。

由此观之,文化权利可以推动「公民社会」,也藉公民社会得以巩固。《咨询文件》对「人权」及「公民社会」略过不表,是最大的缺失。

世上没有纯洁文化

要知道图书馆之所以存在,绝不只是为了使市民自我增值以配合经济转型,而且是要让所有公民有接触知识和信息的公平机会。博物馆之所以存在,也不只是为了向游客介绍本地及中国的文化风采,而且是要让公民有机会去重新思考,甚至再塑造自己的身分和社会整体的记忆。归根究抵,健康的文化政策,应该帮助公民认识及巩固自己的身分和权利,让他们有公平的机会去分享社会的文化资源塑造自己的文化生活。

但这份文件不只避谈民主,甚至为了怕惹来政府想控制意识形态,大搞民族主义的批评,干脆提都不提「政治」这个字眼。

讲民主怕政治不正确,讲民族认同又怕被舆论攻击,就变成了没有政治的文化政策。情形就像高行健访港,高行健和徐四民都说「文学与政治无关」。但文化真的和政治无关吗?又真有一种可以没有政治的政策吗?香港政策讨论里常见的纯经济导向,就是一种避讳政治的产物,但所谓的「纯经济不政治」本身就是意识形态。文委会咨询文件在政策原则上的不明确,和政治立场上的含混,也就是这种意识形态的反映。

【来源:苹果日报-苹果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