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英美媒体值得尊重的地方

新闻的尊严来自于新闻的自由,所谓新闻的自由,指的就是编辑跟记者,能够不受到外力干扰,不受到政治、 老板、商业甚至广告客户的影响。国际媒体大亨默多克正式收购了赫赫有名的《华尔街日报》,这消息让很多人震惊,因为在大家心目中,《华尔街日报》是一个很 厉害的、很有名的、很独立的一份报章,而默多克的新闻集团呢,常常出现些消息,说他会亲自干预旗下的媒体里面的编辑或者内容的运作。

今天我介绍的这本书,繁体字版叫《真相何在》,简体字版这本书叫做《提问是记者的天职》,而作者就是王尔山,他是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跑遍了英美几家大报,访问他们的主编,集成这本书,是本很好看的书。

这本书里面曾经介绍过《华尔街日报》,《华尔街日报》这几年来最有名的一个事件就是9·11的时候,因 为《华尔街日报》他的总编辑室,他的总办公室正好就在世贸中心的对面,换句话说,当天世贸中心塌下来的时候,很影响他,他那天没办法正常运作。本来按照别 的报馆的做法,很可能第二天就出不了报纸了,但是当天,他们仍然很努力的把工作分散到几个不同的地点,然后到了哈得孙河的另一边的一个工作室,有一个技术 总监指挥全局,第二天《华尔街日报》如常出刊。它的如常出刊,甚至连它的老对手《纽约时报》都非常敬佩。

对很多纽约客来讲,看到《华尔街日报》能够在9·11之后的第二天正常出版,对大家来讲是一种勇气跟毅力的象征,对当时很多纽约客来说,这表示恐怖分子打不垮我们的。但是你能做到这一点,这还只能够说明你的工作做得很敬业、很专业,还不足以说明这个报纸的独立性。

《华尔街日报》的记者和评论员:一个向左,一个向右

《华尔街日报》的独立性来自什么地方呢?这个里面的访问也提到,很有趣,《华尔街日报》,我们都说它是 比较偏右,偏共和党的,常常有一些人写文章是支持对伊拉克开战,直到到现在还在为布什政府辩护的,可这个立场是它评论的立场,它的新闻,那些不利于共和 党,不利于白宫的新闻还是照样出现,为什么?因为这份报纸很严格的执行一种美国式的报纸的观念,就是我们的新闻报道要力求客观、报道事实,所以他的评论跟 新闻那边完全是两个部门,不大往来的,内部还有点矛盾。

那些跑新闻的记者们呢,通常都是有一点中间偏左,他们就很不喜欢往右靠拢的这些评论部的这帮家伙,私底 下都叫他们纳粹党。看到这本书的时候,我最关心的就是它怎么样向我们中国读者介绍这些西方的主流媒体报章,它们怎么样捍卫新闻自由跟言论自由,尤其是在机 制上面,因为虽然我们总觉得英美这些民主国家,它们的那种资产阶级的新闻自由好像观念很流行,可是实际上它也会受到干扰,主要就是财政的干扰。

比如我能不能够随便骂我的广告客户呢?如果我的一个广告客户是个很有名的,在我们这边买了很多广告,养活了我们这份报纸,但是我今天发现这个公司有内部丑闻,该不该揭发呢,怎么样去揭发?这讲的就是编采独立的运作,这时候我们注意一下。

《卫报》、《经济学人》的独立性有保障

有一份我很喜欢的英国报刊,《卫报》。这里面他就访问了《卫报》的总编辑,当时是阿兰·拉斯布里杰, 《卫报》这个报纸很奇怪,它历史悠久。1821年的时候就创办,一开始就是一个倾向工人运动的报纸,后来有30年在一个老总的手上把持着,他的立场也是很 坚定的,中间偏左,但是他儿子接班不到两年又挂掉了,这个时候他们家族就做了一个破天荒的决定,成立一个信托基金会,等于是个慈善基金会来管理这个报纸, 这么搞起来,这个报纸就出现一个特点,别的报纸可能因为想赚钱,不敢得罪一些商业客户,但这份报纸,由于管理它的最后的这个基金是个基金会,不是一家企 业,所以《卫报》不是个商业机构。它是基金会办的报纸,它编辑完全独立,不受商业压力影响的。从一八二几年创办至今,《卫报》一直保持这种中间靠左的这种 言论倾向。虽然我的政治立场也是这种所谓这种中间偏左,自由左派或者改革派的立场,很喜欢看《卫报》的国际新闻,觉得它报道的很详实,至少在中东问题上, 它不像其它英美的报纸,总是偏向以色列,它会帮巴勒斯坦人说话。可是另外一个跟它立场,政治立场截然不同的,社会哲学立场完全不一样的报刊,我也很喜欢 看,就是《经济学人》了。

《经济学人》,我们中国读者都知道,是个杂志,一个礼拜出一次,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创办人乃至现 在他们的很多员工,仍然坚持这是一份报纸,这很奇怪。好,说回来,为什么我不欣赏它的立场,但我还是喜欢看,因为它的报道的确做的好,而且它的评论是有观 点的,它的所有的记者、作者写东西都是匿名制度,这保障大家要追求共同的一个观点,融惯的一个世界观,所以你不会看到里面有一个特别响亮的作者跑出来讲自 己一套东西,跟整份杂志不一样,但是《经济学人》最特别,讲到新闻自由最特别的地方在哪儿,就是它有个规定,它的公司章程的规定,他的董事会是不准许有单 一大股东的,这确保没有任何一个股东能够掌控整份媒体的取向,所以它的编辑就保持了彻底的独立了。

我们看到这些英美的主流大报,有很多不同意他们的地方,但是我们必须尊重的,就是他们怎么样用各种各样的制度去确保他们的编辑、记者、评论能够是很独立的,很自由的做自己要做的事情,追求自己相信的。

【来源:开卷八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