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茜访梁文道:在香港我很不受欢迎

本刊记者/王茜

《博客天下》:不久前一张指控你「港独」的照片在内地被热烈讨论,现场到底是怎么回事?

梁文道:有一个组织叫「香港独立媒体」,2003年创办,想要办一个真正独立的媒体,不受任何财团跟政治势力的干扰,大家无酬地做新闻。我是他们第一代的执行委员会成员之一。7月1号我去帮他们募款,后面的旗子写的是「多多捐款,支持香港独立媒体」。我当天到了之后,有人发一条红色毛巾,看着像五星红旗,后来有人走过叫我拍张照,拍完就变成「梁文道支持香港独立」了,其实是被截图了。

《博客天下》:香港和内地之间的对立情绪似乎越来越激烈了,在你看来根源何在?

梁文道:事实上,我因为谈这些问题,常在香港被骂。我在香港已经变成一个很不受欢迎的人了。香港近年在这些矛盾中,体现出一种非常极端的族群主义的态度,出现了很多古怪的口号,比如「香港人优先」。凭什么香港人优先?香港人并不应该是任何时候都优先的。而香港这个地方,在我看来向来珍贵的是——它从来不强调地方优先、族群优先。在全世界大部分地方,都教你一堆爱国主义、族群主义。香港是不教这个的。因此香港反而不会陷入这种思考的陷阱。但是今天出现了,难道不是一个很可悲的事?

去年,香港政府要推行国民教育——内地讲的爱国主义,香港人看了就火大,觉得孩子学这个东西干吗。所以就反对、反抗,因此滋生出一种本土主义。但问题在于,你反对的东西跟你主张的东西是同一种东西。我反对的是任何具有这种结构的东西,我不是说不应该爱中国,不应该爱香港,你应该爱,但老说爱国,不应该变成主义。

《博客天下》:香港很多年轻人,称自己是本土意识崛起的一代,捍卫本土价值观。这种本土价值观准确点讲究竟是什么?

梁文道:本土不一定是坏事,我反对的是当本土意识发展成本土主义,任何东西都要本地优先,甚至(发展成)一种政治主张,那才是危险的。我所认知的香港价值观,恰恰跟今天主张香港本土主义的人不一样。香港是一个从来不喜欢公开说大话的地方,所谓的大话就是宏大趋势。你要一个香港人公开说我爱香港爱得要死,或者我爱中国爱得要命,天哪,这会很肉麻。

香港是一个拒绝相信任何意识形态的地方,感情表达非常实际。(相比)内地天天讲各种各样的爱国教育、品格教育,我们向来是喜欢干,不要说。这是我心中香港的核心价值。我们有时候会变得过于犬儒,但是也因此我们的脑袋不会被冲昏。我喜欢这样的香港,但今天这样的香港也正在变。

《博客天下》:有人说「凤凰卫视是小三,央视是正室」,你怎么看这种关系?

梁文道:我不知道这种讲法背后的意思是什么。我不太明白。其实所有能够在境内落地的媒体,哪一个不是小三?

《博客天下》:你在凤凰卫视主持的《开卷八分钟》,曾因被陕西法门寺冠名而被一些艺术家呼吁取消,你当时知道这件事吗?

梁文道:我隔了很久才知道,因为我从来不看自己做的节目,像一个人照镜子,老照很有病。我不关心它冠不冠名,我就负责做节目。但就法门寺来讲,我本来也不是很喜欢,它的规划方式基本上是一个旅游景点、主题公园,而不是一个寺庙。甚至让我更难过的是,有一次我带着家人去参观,发现有一个地方搭了一个莲座,让游客坐上去扮演佛陀来拍照。这能是一个寺庙做的事吗?

《博客天下》:韩寒和郭敬明执导的两部电影这个月都上映了,你怎么看待这两位内地80后中的领袖人物?

梁文道:郭敬明有段话让我印象特别深。记者问他,你怎么看待自己跟韩寒的分别,贪图物欲如何如何。郭敬明说,其实我跟他没有分别,我们两个都成功了,只是成功的方式不一样而已。在郭敬明看来,唯一重要的是他们都成功了。这很危险,「我只要成功了,就什么都可以了」,这是一种非常真空虚无的价值观,对于要出名、要大家关注我、要发财的欲望已经到了一个荒谬的地步。所以那些有钱人可以公然地炫富,我们的杂志翻开都是奢侈品的广告。你一块钱买的报纸里面居然有广告在告诉你,应该去买一个一百多万的手表,这是什么状态?

我不是说成功不好,但问题是:用什么样的方法成功?成功之后该干什么?一个成功的人与失败之间是什么关系?一个运作良好的社会,对于这些问题,是有一个解释系统的。但我们中国欠缺一个有效的、可以弥合社会矛盾、解释社会问题的意识形态。

《博客天下》:我们杂志即将再次启动「向理想致敬」活动,你的理想是什么?

梁文道:我说出来会很恶心的。我的理想是成佛。就等于,一个基督徒的理想应该是要上天堂一样,我身为佛教徒,当然以成佛为目标。

【来源:博客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