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中国式的信息不对称

只要逛一圈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任何人都能发现如今的中国出版界和二十年前真是大不相同了。从前的翻译书籍不只在种类和数量上无法和今天相比,而且还要常在书首的序言里,煞有介事地声明一番说「本书反映了西方资本主义社会中某些人的观点,我们应该站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批判地检讨」云云。而现在的翻译书多半已经可以直接跳过这层八股虚文,直接以素颜和读者见面了。对琳琅满目的译书,你真的很容易生起一种感觉:「中国真的和世界接轨了」。但,这是真的吗?

今年年头,英国一家出版社推出了一本非常轰动的书,作者是个土生土长的英籍印裔穆斯林。他就是那种近年震撼欧美的「伊斯兰极端分子」典型,明明在英国长大,与同龄的孩子一样听英国的流行曲,受英国的正规教育;偏偏在青年时期突然转向伊斯兰的基本教义派,满脑子仇恨西方的思想,甚至还做好了执行自杀袭击的准备。

这位作者特别的地方是他后来有一天突然痛悟,脱离同伴,回到校园攻读博士,这本书就是他前半生的自传了。

此书一出,书评界莫不称善,因为以前还没有人试过从第一身的角度去谈伊斯兰极端分子的心路历程。

令我惊讶的是,有不少内地出版界的资深编辑和大佬似乎都没听过这本书,而当我问他们会不会代理它的中文版权时,答案则是「这要看中国读者的反应了。

这种题材,大家多半不感兴趣」。事实上,自从九一一发生之后,和伊斯兰题材有关的书籍一直就是全球各地畅销榜上的常客,其中,不乏立论中肯观点独到的好书,但是被译成中文的却是凤毛麟角。理由真的就是中国读者不感兴趣吗?还是怕这些书太过敏感,出了之后,会影响「社会的和谐」,「民族间的关系」呢?

我并不认为别的地方流行甚么书,中国也就一家要赶把它们译出来。但是畅销书的确有指标的作用,它可以反映其他地区的人正在关心甚么,正在渴望甚么。看到这些书,就意味我们有机会更深入地理解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民情趋向;理解其他人,我们才懂得怎么和他们打交道,形成一个更完备的世界观。

如果这个例子太不平常,我们还可以看看「维基百科」和「YouTube」这两个热门网站在中国的处境。大家都知道,要在中国境内顺利登入这两个网站并不总是一件容易的事。

当外国一个普通小学生都能自由自在地从「维基百科」里找材料做功课的时候,我们的大学生却不能毫无困难地进入这个世界性的平台,这里头的信息差距岂不是大得太离谱了吗?

没错,人家有「维基」,我们有「百度」;人家有「YouTube」,我们还有无数的视频网站。凡是外国有甚么,我们就能炮制出一个针对中国市场很有中国特色的模本和翻版。可是,在中国独家提供的信息选择之外,我们就真的不需要去直接接触别人的声音别人的世界吗?

这种中国特色的信息不对称不只使得我们很难和全世界做「同一个梦」,而且还会损及我们在知识经济上和其他人竞争的本钱。「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们现在面对的情况是,人家要知道我们很容易,我们对人家的认识却总是慢了半拍,缺了一角。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