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甘乃威的启示

假如马力留下来的港岛区立法会议席补选真的成了陈方安生与叶刘淑仪之争,那就是20年来香港政党发展史上最大的悲哀了。在泛民主派这边,公民党聚集了一批专业精英,民主党乃资历最厚网络最广的老牌政团,社民连则拥有几位知名度甚高的「激进派」;但是为了团结大家也好,为了制造必胜的气势也好,他们却要联合起来乞灵于两年前才改走民主路线的前政府高官。至于民建联就更不象话了,这个议席本来就是他们的,何以一个万人大党现在也可能沦落到要找外人代己出征的地步呢?

两个不乏中青世代接班人的政治势力分别要抬出两位年过半百的政坛老手去抢一个议会议席,放眼全球,恐怕这也算是一项小小的香港奇迹了。虽然这又是一次香港世代淤血症的实例,但我们不能只眼看表像,就说老一代人霸着位子不放,让甘乃威等「青年人」上不了位。在政圈的实际操作者眼中,他们也未必不想给「第二梯队」多点机会,只不过那「第二梯队」却总像是扶不起的阿斗,成不了大器;他们也是百般无奈,才勉为其难地在外头请回一个人气超高的明星。换句话说,政坛的世代淤血是个问题,而非答案,要解答它的成因必须从它处下手。

就拿陈方安生和甘乃威来比较好了,到底陈方安生有些什么东西是甘乃威缺乏的呢?首先当然就是名气了。陈方安生不只在香港曾经位极人臣,即使在国际媒体上也是备受欢迎的「香港良心」。而甘乃威虽从政多年,但一出他自己那小小选区(区议会的选区),还有多少人认得他的样子呢?而名气的差别和年纪的大小是没有关系的,譬如比甘乃威年轻的陈淑庄,尽管政治年资极浅,但凭着大律师的资格和登台演出的经验,成了媒体宠儿,要是比较起来,说不定比甘乃威出名得多。

为什么甘乃威的知名度会这么低呢?正是因为他在区议会的工作上「默默耕耘」了很多年。所谓「地区工作」,真是一种只有默默耕耘却永远养不成一株异卉的苦差。从解决大楼冷气机滴水问题到延展巴士站上盖篷檐的宽度,从新春车公庙祈福转运到中秋赏月晚会,几乎街坊的任何需要,你都要想办法满足。偏偏这一切都是媒体不感兴趣的琐碎杂事,而且你还不能怪媒体,因为一个住在荃湾的读者为什么要知道港岛西区地铁工程的进度呢?

陈方安生比甘乃威优胜的第二个地方,是她的「管治经验」,这也是其他民主派不可能拥有的本钱。的确,甘乃威又有什么「管治经验」呢?他那点地区工作的历练甚至连「政治经验」都谈不上,因为区议会注定是个地区性的咨询架构,既没有多少资源在手,更没有什么实权,他们能做的顶多就是向有关政府部门反映一下区民的意见。然而,任何一个政党吸收新人却又都以区议会为其从政生涯的第一道平台,彷佛区议会真是一个政治舞台似的。

或许就是这个原因,政府和某些政党才会把希望放在即将开设的局长助理的职位上,想让这个仍然不知其权责内容的新岗位成为培训新人的练习场。不过,比起有选举成分的区议会,局长助理的任命似乎没有规则可循,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选择一个人担任局长左右手的确切理由是什么?而一名有志从政的年轻人也不会晓得加入政党是不是做这份工作的先决条件。

简单地讲,甘乃威留给大家的教训就是立志从政者切不可从区议会入手。你可以先去考政务官,几年之后再跳出来改行做时事评论;你也可以先去弄个专业资格,再演一下舞台剧;但你万万不能听信党的安排,一头埋进据说是最扎实也最能体会民情的区议会里。要是你进去了,大人物的政治世界就要和你说再见了;如果你偶尔不依区议员常规搞些「高层次」超地区的活动如反对填海,媒体就会怀疑你是「博出位」。

怪的是,这种地区工作又真得有人去干。陈方安生纵有再高的认知度,纵有再深厚的政治经验;若是少了政团组织底下这批基层,谁去替她联络地方桩脚?谁去为她洗楼发传单?谁去帮她找一具电力充沛的「大声公」呢?可见高飞天际的政治明星还是需要甘乃威等地头蛇的辅助,只不过这两者的前路是很难走在一块的。想要在选举中胜出,一定要有地面的经营整固;想要在政坛出人头地,最好就不要跟随政党铺设的生涯路线图。这就是香港政治人的悲哀了,在扭曲体制的局限底下(例如空间范围和权力分配都很狭小的区议会),从政根本没有生涯规划可言。

突然想起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两大热门,希拉里.克林顿与巴拉.奥巴马,这两颗人气超旺的巨星早年都是在贫困小区干网络工作的。大家都只看到他们今天又上电视又出书,却忘了他们也曾开着旧车跑遍大街小巷。到底人家是怎么从一个独居老人的厨房走到如今这个大舞台的呢?这大概是甘乃威午夜梦回百思而不得其解的谜题。

【来源:明报-笔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