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陈方安生的作用

陈方安生在泛民主派举行的「撑遮行动」里「愚不可及」(蔡子强语)地中途退场,固然使她失分不少,可是与其说这是一次纯粹的公关灾难,倒不如说它是刻意执行的策略里头意外的的技术错误。所谓的技术错误,就是陈方安生在离开游行队伍之后不避行人目光,也不躲记者镜头,直接跑去理发店洗头。假如她不是如此张扬地走去「恤发」,而是回家休养,说不定大家就只会说她维持自己的行事习惯,再次没有走毕游行全程。但为什么她参加游行,却又不坚持到底呢?这就是个策略的问题了。

打从一开始,陈方安生就很小心地保持自己和泛民主派的距离。虽然参加泛民主派的初选机制,但她从不承认自己是代表泛民主派的候选人;虽然和泛民主派的成员站在一起高呼争取2012年普选,但是她又表示还有妥协的余地。因此问题不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而是泛民主派为什么要推举她出来?再细看她的竞选团队和传闻中的幕后推手,那里头没有一向被认为「最有得倾」的冯检基和刘千石,也没有号称「呔针」的郑经翰,反而尽是和公民党有关的班底,以及民主态度最硬朗的一批人(例如李柱铭和黎智英)。正是因为有这批人的影子,保守派才会死抓着陈方安生不放,觉得她已背离中央,投向「敌营」。可是大家又有没有想过,一群立场最「激」最坚定的人为什么会支持一个公开取态温和,连游行都不愿走到底的人呢?动机的问题不好猜测,但是我们可以从这个古怪的组合推演出未来的效果。

首先,大家都可以从近日的消息感到2012年就实行普选的机会已经愈来愈渺茫了。大家也都知道,香港市民再怎么渴望普选也好,真正的决定权还是在中央手中。只要中央稍后「批注」2012年普选行政长官不符合「循序渐进的原则」,那么2017年甚至以后才实施普选的其他方案就会成为最现实的选项了。如果情况真的变成这样,那么在泛民主派和保守派都不能独立占去立法会三分之二议席的局面下,双方僵持的状态就一定会出现了。

我们都还记得05年政改方案的命运,当时就是两方面互不相让,结果不只保守派再次背上了拖延民主的恶名,曾荫权付出了无法拉拢民主派的政治代价,连泛民主派也被人批评,觉得他们坚持07、08双普选徒使政制改革原地踏步。可是回看当年政治力量的分布,其中实有势所必至的原因。尤其泛民主派山头林立,党派众多,任何一支都不愿背上出卖民主的罪责,去和政府协商让步,于是除了陈伟业等少数几人,大部分人都只好靠向最硬朗的立场(尽管其中有些人心不甘情不愿),谭香文更因此役一度赢得「民主女神」的雅号。

从今天的角度看来,这种「05模式」实在是三方皆输,但是有谁能保证它不会历史重演呢?眼下的难题是,假如政府在中央「批注」之后,提出了一个2012以外的普选方案,不可能取得立法会三分之二席次的泛民主派该当如何因应?如果他们一如既往,坚定地死守2012年普选行政长官的底线,那么他们将会受到很大的压力,甚至惹恼一批立场比较温和的中立选民。如果他们试图妥协,难道就不怕得罪立场最坚定的一群,说他们出卖民主,使70多岁的老伯伯看不见普选的那一天吗?

陈方安生和她的团队的奇异组合或许就是答案了。我们都晓得,陈方安生可以妥协,而且她从头开始就表明了这个立场,所以届时极有机会成为立法会议员的她愿意让步是一点也不奇怪的。尽管她无法成为真正的「泛民共主」,最起码指挥不了刘慧卿和社民连等人;但是她和民主党公民党这两大党的关系倒是很密切的,与05年时表现最勇迈的一批人尤其亲近。因此只要她带头让步,向泛民诸子「晓以大义」,其他强硬派「无奈接受」的情形还是很有可能出现的。也就是说不论有意无意,也不管是主动的构想还是客观的局势使然,陈方安生都能成为泛民主派陷入政改僵局时的下台阶。因为支持她的人本是民主旗帜最鲜明民主资历最深厚的一群大老,如果陈方安生能够劝服他们,进而推动泛民主派两大政党,那么其余少数再怎么「企硬」也就无损于大局了。

除非届时出炉的方案十分不济,政府和中央又不肯退却半分,否则陈方安生就是泛民主派两手准备中的「软手」了,在一个三方面都不想也不敢再拖下去的形势底下,其关键作用不言而喻。如此一来,不仅政府和今日狠批陈方安生的保守派要把她视作游说重点;说不定连中央也要遂其心愿,与她重建沟通渠道。要是事成,陈方安生自然会成为香港普选进程上的重要人物,青史留名不在话下。

【来源:明报-笔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