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游客以食为天(澳门变身二之一)

澳门变了,香港人对旅游和饮食的看法也变了。二十年前,我从没听过有人去澳门只是为了吃;然后,开始有朋友把家搬去澳门,说那里的土生葡菜价廉物美,广东菜传统地道;今天,有些朋友把家搬了回来,说「澳门变得太闹了」,同时却有更多的中产游客涌去澳门,因为那里多了许多顶级的日本菜馆与意大利餐厅。

二十年前,大部分香港人出门游玩是要跟团的。例如那些十天七国欧洲地狱团,平均一个国家花去1.42天,每个景点用掉二十五分钟,其中二十二分钟拍照,三分钟排队上厕所。消费低的,晚上就睡在巴士里,好省下住宿酒店的费用和时间;至于吃,他们吃过东西吗?如果你有钱,当然可以报名参加收费比较高的团,酒店住宿的事就不用发愁了;吃,更是能够保证全程中餐有米气。

从今天的角度看来,出门在外,远赴异国,还要坚持天天吃中菜实在是件不可思议的事。但当年就是如此,许多人就是吃不惯外国菜,平常不试,放假也不试。对他们而言,旅行的体验里是不包括饮食的,身在陌生的国度,吃喝一定要安全、保守和正常。

然后,自助旅游兴起了,新一代的中产都不喜欢跟团,他们觉得被一个导游用面小旗指挥,一群人戴滑稽的小黄帽鸭子般地挪来舞去是很没出息的事。他们认为自己不是「游客」(tourist),而是「旅者(traveller),所以坚决不要陷入「游客陷阱」(toursit’s trap),不去拐骗游客的土特产免税店,不去酒店宴会厅改装成的旅行团专用自助饭堂。他们甚至不要接近那些迎合外国人口味的本地餐厅,他门要和当地人一样,吃他们自己人吃的馆子。

正好过去十多年,全球也兴起了「美食旅行」(gastronomy tourism)的热潮,饮食不再是旅行过程中必不可少的正常生理活动,更是旅游经验里的主要角色。我有很多朋友会以在那里用餐为核心来规划自己的整个行程,他们可以为了一顿饭就牺牲掉不少可游之处,只因为那些地方「唔就脚」,附近没有甚么好吃的地方,我懂,因为时间有限,他们都不想把宝贵的一个晚餐浪费在无聊平庸的厨子身上,免得回来一肚子气。我懂,因为我也曾是这样的人。

表面上这种「美食旅行」和「旅者」的自助游是很相近的,因为二者都强调旅行一定要尝当地的风味,抗拒麦当劳也抗拒自己的家乡菜。但是仔细分析,就知道它们还是不同的。背囊式的「旅者」不以美味为目标,他们要的是地道。对他们来讲,旅行就像旅行研究先驱麦坎尼尔(Dean MAcCannell)所说的,是为了在陌生的社会里寻求最「本真」的(avthentic)生活,彻底沉入旅游目的地的文化当中,过当地人的日子。而饮食正是任何社会任何文化最重要的环节之一,不和当地人吃一样的饭喝一样的水又怎算得上体验了人家的生活呢?

「美食旅行」不止要正宗,还要美食。如果只求正宗地道,你去东京四天就根本不应该光顾寿司铺,因为当地百姓绝不会几天就吃一次寿司。美食旅行者以食为最高律令,他们会在一年前就设法订好桌子,然后专程前赴Napa Valley寻找French Laundry,或者从巴塞隆拿开车跑到鸟不生蛋的小村镇朝拜El Bulli。你可别告诉我French Laundry与El Bulli就是当地人平日吃午餐的地方!

二十年前,澳门的非洲鸡是赌完钱后的余兴节目。后来不知怎的,大家忽然发现这座小城原来也是「美食之都」,值得为了「船屋」、「里斯本地带」和「祥记」特地走一趟。

【来源:饮食男女-味觉现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