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田北俊够坦白

为甚么立法会的功能组别一定要废除?我想田北俊近日那番惊人的言论就是最好的回答了。只因为地铁公司行政总裁周松岗支持公民党的陈淑庄参选区议会,田大少就公开放话,声言自由党日后在立法会不让地铁有舒服日子过。大家都说田北俊放肆张狂,恍如黑道大哥;可是大家却又想忽略了,到底是怎么样的环境气氛使田北俊胆敢公然「凶」人?全世界的议会都充满了利益的交易,香港也不例外,只不过这等事通常心照不宣,就算说也不至于如此坦荡公开,为甚么田北俊可以视忌讳如无物,理直气壮地失言呢?答案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因为香港政圈的利益交换根本已经公开到了一个制度化的地步了。比如说特首选举,那八百人的选委会是甚么?那不就摆明了是一个凌驾了全体市民公众利益的小圈子吗?立法会功能组别是甚么?那岂不就是一群专业精英以界别利益的名义平衡和「干扰」民意的机制吗?区议会的委任议席是甚么?那更是政府换取某些党派支持的小小礼物。

在过往多年的政治争议里头,例如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的立法,我们总是能看到一些功能界别的议会代表说要照顾各界别业内人士的意见,以他们的取向为自己的指引。请注意,他们不是从全港市民的角度着眼,甚至也不是凭自己的良心与知识判断某条法例该不该通过,而是以某个行业的利益凌驾一切公共决策的基本原则,而他们竟然还觉得理所当然。

你帮我,我帮你;你俾面我,我俾返面你;你给我甜头,我一定回报;这种私相授受的精神已经成为香港政制的正式逻辑了。田北俊的表现只不过再次证明了它完全不是「潜规则」而已。

田北俊何许人也?自由党之首。自由党是甚么党?它乃是全港三大政党之中立法会地区直选议员最少,功能组别议员最多;区议会里直选议员比例最低,委任议员比例最高的一个党,一个几乎全靠政治点心支撑起来的党。它的党魁说出这番话,又有甚么好奇怪的呢?我们不应生气,反而要庆幸。

最起码在讨论香港双普选进程的时候,他们还要装模作样的说甚么要「注意香港社会稳定」,要有利于资本主义的发展等看似大公无私的话。

最起码他们还不敢说政制改革要注意小圈子利益的平衡稳定,要「有利于资本家的发展」。最起码他们不会说:「普选?咁我仲边有位企呀」!

【来源:am730-观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