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沙门岂可不敬王者?

前一阵子缅甸的僧侣上街游行,抗议军政府的独裁恶政,有不少人看了之后觉得很疑惑,不明白出家人怎能这么关心世事。在很多人的心目中,出家为僧侣就是要远离俗世,静心修行,政治这等肮脏的事情更是连碰都不该碰。和尚要是扯进政治,那就不够清净了。这种说法反映了大家对佛教的误会,以为佛教是彻底出世的一种宗教,最好全部躲在山里,就算在世间弘法也只能教人自求解脱,追求心灵上的宁和。如果真是这样,佛教为何还要搞慈善事业,又为何还要办学做教育呢?

再说政治,今天香港就有一些僧人当上了政协委员,甚至特首选举委员会的成员,这算不算搞政治?中国的佛教全在国家宗教局的管理之下,这又是不是和政治沾上了边呢?为甚么做政协委员,或者善颂善祷地与高官同场敲钟贺回归不是搞政治,而为了受苦百姓冒雨示威就叫做搞政治呢?

如今我们都爱说佛教是个讲和谐的宗教,最近还有一群高僧大德办了一场以和谐为主题的大会,与胡锦涛主张和谐社会十分配合,和谐得不得了。

而这和谐二字在很多人看来也的确就是佛教与政治之关系的恰当描述,比起老是喜欢谈政治甚至发动游行的天主教和基督教,佛教与政权的关系要好得多了。-所以我们总是看到官员甚至国家领导人会拜访佛寺,甚至参加佛像的开光大典,但却从未见过他们去教堂参观。

其实佛教和政府的关系也不是自古就和气友好的,中国佛教史上第一个伟大的护教者慧远就曾和东晋的独裁者桓玄展开过一场著名的辩论。

慧远主张沙门不敬王者,意思是僧侣乃彻底的方外之人,有自己的理想和行为模式,因此不只不该和世俗的权威沾上边,甚至见了皇帝也不用行俗人之大礼。他甚至认为反而是王者要多加尊敬僧人,好好把他们供奉起来,因为比起他们带给俗世的好处,王者的区区供养根本算不了甚么,正所谓「濡沫」之恶复,焉足语哉。

不过这段维持了数十年的辩论很快就有了结论,因为对向来尊重天子权威的中国人来讲,一批不守世俗礼法,不结婚生子因此不孝,不纳税服役因此不忠的家伙实在是不能忍受。现在你竟然还想见了皇帝不下拜?这岂不是目无王法?所以在世俗王权的淫威底下,佛教要想在中国好好地生存下去,实在不能不屈服。接下来就有了一千多年的「和谐」。

【来源:am730-观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