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政治人的年纪

看日本、英国和美国几份大报的社论,他们对于刚刚闭幕的中共十七大的印象似乎就是「平淡」二字,觉得这场世人瞩目的盛会没有出现甚么惊天动地的结果。相反地,香港传媒则注意到了一个重点,那就是胡锦涛在新一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亮相时特别介绍了「两位比较年轻的同志」。

习近平与李克强的确是中国政坛的下一代,两人都不过五十多岁的年纪,可是大家在这年纪的问题上看到的更是中共高层接替的常规化。正是六十八岁的上限得到了尊重和延续,年富力强的新人才得以登场。这本来应该是国际传媒应该格外注意的,因为中国政坛曾被人冠以「老人政治」的称号。如今的安排则充份体现了权随人在的时代经已过去,未来的中国政治应该会变得更制度化,更有常规可循,而且更注重权力来自职位而非个人威望的正常原则。

既然如此,为甚么许多惯用怀疑眼光看中国的外国传媒仍然不为当前的局面所动?仍然奋于给点掌声呢?

说到年纪的问题,这可真是当今世界政坛的迷思,似乎大家都认同张爱玲的名言「成名要趁早」,觉得政治人物也是越小越好。俄罗斯总统普京固然年轻到了退任后还要再当国会议员的地步,英国前首相贝里雅和美国前副总统戈尔在「过早退休」之后更是展开了政治生涯的第二春。这些领袖级人物的经历似乎证明了越年轻就越有活力越有创意,因而也越容易得到人民信任的说法。难怪法国和英国内阁班子里也不乏四十出头甚至三十多岁的「小伙子」,而下届英国首相的热门人选戴维卡麦隆 (David Cameron)更是刚到四十。

在这平均寿命拉长,人口渐老化的时代,许多人呼吁延迟退休年限,世界政坛却出现了年轻化的异像,这是为甚么呢?再看一下这些国家的政治环境,就会发现其背后的动力可能是年轻选民普遍的政治冷漠。所以许多政党为了得到青年认同,争取他们的选票,就纷纷推出了年龄和他们相去不远的新星,好把他们拉进票站。

其实一个政治人物的能耐与他的年纪实在没有甚么必然关系,日本史上最年轻的首相安倍晋三的短命任期就是个反面示范。年轻确实是卖点,但它不一定就是优点。纵观这些产生了不少青年领袖的民主国家,它们和中国最大的不同是对从政者的年龄往往不设上限,反而只有下限。例如美国,你要到了三十五岁才能竞选总统;如果你有办法赢得人民的信任,甚至可以如传奇性的参议员特尔曼(Strom Thurmond)那样一干干到一百岁。选战之中,年龄或许有作用;但在制度的层面,只有民意才是一切。或许这就是许多外国传媒看不到十七大人事布局「亮 点」的原因了。

【来源:am730-观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