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蛇斋饼糉

听说这场游行也来了不少自由行,甚至还在游行之前先在茶楼酒家饱餐了一顿。就是这样,他们不知不觉地叹了一回地道香港名菜:「蛇斋饼糉」。

甚么叫做「蛇斋饼糉」?那真的是一种菜吗?是一种宴席的专有名称?还是一套香港才有的奇特食物组合?我在内地网民爱用的「百度贴吧」上面真的看见有人提问:「香港朋友,蛇斋饼糉系乜意思」?然后一位香港网民答道:「蛇宴、斋宴、月饼、糉。民建联很喜欢用这些东西贿赂选民」。看来是住在广东,对香港情况有点认识的那个提问者继续追问:「他们这样做不会触犯选举条例吗?」由于不见有人响应,我就在这里隔空答复好了。答案是不会的,因为这套东西太过模糊,有时候叫做「小区服务」,有时候又叫做「市民联欢」,所以大可游离在法例之外,成了美食之都香港的一种特殊景观。又由于民以食为天,港人爱吃,所以不止民建联,不止建制派,就连泛民也得跟着供应,使之化作香港政治动员的特色。

但游行有饭吃,那就是另一回事了。我参加游行集会二十多年,至今未尝知晓那传说中的「蛇斋饼糉」是甚么滋味,可见我一直都站错了队伍。

正确的队伍,自然就像这次「反占中」游行,不止支持政府和体制,甚至还会得到政府首脑的认可。而我们知道,自古以来,为了稳定人心,体制一向要给人民提供「面包与马戏」,不只饱肚,而且娱乐。好比这么多年来的「庆回归」集会,参加者除了享受「蛇斋饼糉」,还可以观赏歌舞表演,真正实践了 bread and circus的古人智慧。这种集会和游行与「蛇斋饼糉」的结合,恰如其分地点出了一切威权的本质:跟着我走,我就会喂饱你。

要饱肚?还是捱饿?要好好生活?还是想家无恒产,居无定所?要沉默乖顺然后得到喂养奖赏?还是想勇敢直言然后自此坎坷?这就是所有威权出给人民的选择题。选择前者代表物质的满足,选择后者代表心灵的自由,两者不可兼得。于是饿还是不饿,这个人类生存处境的基本二元自此竟然成了道德上的抉择。

于是世上有了绝食。就像我从前在此说过的,这是退无可退,把战场拉回己身的终极斗争。它以最极端的、可致死的,并且出于自愿抵制本能的捱饿,去拒绝那只把「蛇斋饼糉」送到眼前的巨手。我虽饿死,但死的只是肉身,可我会在发臭腐败的躯体上养出一棵不巧的植物。

因此,绝食从来都是只属于抗争者的手段,掌握粮仓的威权用不着绝食,它也不会饿了自己支持者的肚子。此所以李思傿那次半途而废的绝食显得如此可笑。人家示威者冲击立法会,冲击的就是现有体制;你为了反对他们示威而绝食,也就是为了体制而绝食。体制需要你绝食来支持吗?你能想象有人会为了祝贺习近平生日而绝食赠兴吗?又或者来一场绝食庆回归?

「反占中」游行发起人周融表示,即便有人在游行前后请食饭,他们也还是比「占中」行动高尚。我不想和他在此争论占中的是非对错,我只想说明社会运动的高尚与否,可以单纯决定于运动的手段与方式。好比当年北爱尔兰共和军的BobbySands,绝食六十六天死在狱中,虽然很多人说他是恐怖分子,但当时大部分英国人却都震慑于他的坚决果毅,开始思考北爱诉求的正义,反过来不满戴卓尔夫人的冷血。你一旦吃饱,你就丧失了一切形象上的道德光环。

老毛的名言,「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我们或许可以再补充一句,请客吃饭一定不会是道德的政治。

【来源:饮食男女-味觉现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