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李柱铭是个汉奸吗?

——爱国的偏见与民主的盲点

李柱铭在美国《华尔街日报》发表的一篇评论被翻译和诠释为呼吁美国藉着奥运的机会向中国施压,以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结果引起了「李柱铭是不是汉奸」的政治争论。其实这是一个十分复杂的议题,但是很多人都把它简化成了大是大非的问题,似乎李柱铭要不是个真心爱国的人权斗士,就是卖国媚外的汉奸。然而事情真有这么简单吗?恐怕未必。在我看来,猛烈抨击他是汉奸的人固然无理;但李柱铭的识见也绝非没有可以反省的地方。这不是故意模糊立场,好作骑墙之举,而是这件事牵涉了很多不同层面的问题,根本不容我们简单粗暴地下个一定错不了的定论。

为了彰显此事的复杂,且容我把涉及的议题一一展开如下:首先,我们要问的是一个国家的国民可不可以批评自己的国家(包括它的人权状况)。假如答案是可以的话,那么他又能不能在外国发表这种评论呢?同样是批评自己的国家,是在国内还是国外会有什么不同吗?

国界能不能在这个问题上起到一个道德规范的作用呢?

其次,我们要问的是一个国家有没有权利「介入」他国的人权问题(所谓「介入」,乃是一个很宽泛的说法,从两国官式会谈时提出讨论,一直到发动武装部队去「解放」另一国的人民,都可以囊括在内)。赞成的人有可能认为人权乃普世价值,而且先于国家主权,所以在人权问题面前,根本没有国家「内部事务」可言。

反对者则通常以为主权高于人权,人权是各国主权范围内的事务,他国没有介入的正当理由。他们甚至也会主张人权没有通行的定义和标准,不同的文化和不同的国家自有自己的人权观,没有人可以把自己那一套强加于他人身上。

然后我们再来看看一个人能不能呼吁外国「介入」自己国家,以改善本国的人权状况。认为可以的,也许是赞同人权高于主权的主张;也可能是觉得促进同胞福祉才是最爱国的行为,所以采取任何手段都是对的,哪怕是要求他国的干预。认为不可以的,则可能是认同主权高于人权的说法,觉得任何国家都不能踩进主权的禁区。假如一个人一方面同意人权高于主权的说法,另一方面却反对国民向外「求援」以改善本国人权的话,就需要提出一些很特别又很有说服力的理由了。

请注意以上谈的问题都是原则问题,直到目前为止,我还没见过任何批评李柱铭的人正面响应过这些问题。

相反地,他们要不是先假设了大家已有隐藏的共识,毋庸再谈;就是以其他经验事实上状况取代这些问题的探讨。比如说,很多人会指出美国自己也不尊重人权,甚至犯了战争罪行,你凭什么叫它向中国「施压」呢?也有人从动机的角度出发,推测老美「亡我之心不死」,李柱铭又怎能加入他们的阵营妄图「和平演变中国」呢?这类指摘不是没有道理,但都不能代替原理上的严肃讨论。且让我们假想一下,如果李柱铭不是在美国的报刊发表那篇文章,而是在举世公认最爱好和平、人权状况最好的挪威,又或者是在和中国一向友好的地方如巴基斯坦甚至缅甸说这番言论的话,大家是不是就不会骂他是汉奸了呢?

此外,也有不少人认为北京奥运是国家在办喜事,你怎能趁这时机叫别人不做人情,甚至帮倒忙赶客?这种说法也和李柱铭的行为在道德上正不正确无关。难道李柱铭呼吁外国在中国出丧事的时候出手干预就是对的了吗?如果他国以人权名义介入本国内政是不对的,又如果一个国民要求他国干预本国事务是不对的,那么不管北京是不是要主办奥运,李柱铭的做法都不可能是正确的。

回到前述原则问题,要详细回答它们当然很困难,所以我们不妨举出一些例子让攻击李柱铭的人自己做场思想实验。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奥罕.帕穆克前年曾经在瑞士的媒体上抨击土耳其帝国当年屠杀境内的亚美尼亚人,结果触碰了土国政府的痛处,打算引用一条不准国民对外侮蔑本国的法例控告他。我想请问,这条法例合不合理呢?帕穆克的言论是不是在丑化国家形象呢?

昂山素姬一直呼吁外国游客不要到缅甸旅游,以免军政府从中牟利。曼德拉当年更大力主张国际社会制裁南非,好压迫奉行种族隔离政策的南非政府。当然中国的人权状况再糟也差不过缅甸和昔时的南非,但是我们依然可以从原则的角度去问一句,昂山素姬和曼德拉算不算是「缅奸」和「南奸」呢?

【来源:明报-笔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