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秀韵访梁文道:悲见香港好大镬 搞到咁局面边个有着数?

梁文道

【AM专访】人大常委会将于周日就普选框架拍板,连日各方叫阵,大有决战前夕味道,但台前上演的明明是一场戴维挑战巨人的强弱悬殊决斗。长年游走两岸三地的文化评论员梁文道,对政改十分悲观,他直言香港「好大镬」,因察觉到有一方势力将香港弄致翻天覆地,他质疑,「香港今日搞到咁局面,边个有着数?」

人称「道长」的梁文道,从事传媒工作16年,长年笔耕,文章多分析中港台社会动态,对近日闹得纷扰的政改问题,亦有一番观察及见解。他早前接受本报专访,从内地一股肃杀气氛,谈到香港为何失去中间温和声音,令政改走向恍如已预见的「死局」。

他指现时内地气氛空前紧张,出现很多「古灵精怪」的敏感和自我审查,「点解内地咁紧张?并非习近平有好明确命令话边条路线唔准郁,而系营造一种肃杀气氛,所有人嘅神经就挑动起嚟,过去嘅极左分子又重新出嚟……」而政治斗争最剧烈的时候,意识型态亦必定空前紧张,并兴起「维稳经济」。所谓「维稳经济」,他举一个活生生事例,指认识一名江西南昌年轻异见人士,对方因经常批评共产党及地方政府,长期成为维稳打击对象,因屡被「国保」骚扰,遂决定离开南昌到北京发展,「点知佢快要走时,『国保』叫佢唔好走,话几十个兄弟睇你,大家倾deal,甚至有咩合作项目一齐搞……」他以另一例子作比喻,「冇火烛,消防员做乜?」

有人拨火推高中港矛盾

梁文道认为,香港争取民主与内地紧扣相连,若香港实行一人一票普选特首及立法会,会影响内地各省市年轻人,「佢哋会问点解我哋唔得?」因此,中央将香港政改问题提升到国家安全层面,而且黑白分明,他认为合乎他们的一贯发展逻辑,他更认为,近年中港对立严重,是有人刻意挑拨事端,而今年4月内地童在旺角便溺猛地发酵更是事不寻常,他指事件本是小事一桩,内地过去多会以「两地血浓于水」来小事化无,「但今次唔系,《环球时报》出3日社论闹香港人,新华社出评论,微博上出『五毛』闹香港人,即系拨火,唔系收火,中港矛盾佢有份拨火。」他又指网媒《热血时报》及《辅仁媒体》在内地毋须「翻墙」,「想大陆网民睇到呢啲网站,见到香港班人成日叫你『支那狗』、『蝗虫』……所以中港矛盾系佢拨出嚟,就系安全问题。」

「呢种对立矛盾推高有咩好处?」他认为正是基于维稳逻辑,他亦察觉今年发生的所有事都很奇怪,「传统智慧话俾我哋知,七一游行前中央会派糖嘅,但今次出白皮书;传统智慧话俾我哋知,如果真系有班人占中,就好似当年五区公投咁,系playdown(淡化)重要性,但大家都知,反占中只系推高咗占中嘅意志力同埋度气……点解佢咁做?同香港后面有啲人做嘢官僚心态有关,呢班官僚同南昌官员一样,冇事就冇饭开……」

打传媒学者失中间声音

维稳魔爪还伸向传媒,新闻网站《主场新闻》结业,身为创办人之一的梁文道,对「主场之死」无透露丁点内情,但断言肯定与政治原因有关,认为事件达到的效果是香港媒体光谱「唔见咗」,只剩两极,「今铺政改好特别地方,有班人讲袋住先、或有啲人想有得倾,但好多人话好难……点解冇中间力量?唔会有温和声音?系佢自己拆咗……」他指2010年通过政改方案,是因与民主党倾掂数,当时民主党是政坛中间力量,首脑是司徒华,「但今日政坛冇咁嘅人,全数归晒两边……」当时除了政治力量,还有舆论力量,「学者联署,即占中嗰班,陈健民、戴耀廷,仲有蔡子强、马岳,今日班人全部俾你打到变晒敌人,冇埋中间声音……」

梁文道

《主场》被灭声,梁文道曾形容「香港真系好大镬」,「《主场》本来都企中间位,但佢都容忍唔到,同见佢手法都变咗,从前如果想搞掂一个media,佢唔会用啲方法令到创办人觉得唔舒服,佢会拉拢你,例如佢可以用银行想落广告,呢个先系正路手法,所以今次香港好大镬,因为以前从来唔系咁玩。」他深信不疑,「肯定依家有一班势力觉得,愈搞到香港对立好严重、推到香港好大镬,佢愈有着数。」他反复提出「搞到咁咩人有着数」的疑问,「香港今日搞到呢个局面,一定有好多人攞着数、攞政绩,一步一步推,对佢哋嚟讲,消灭一个媒体系一个政绩,要一个媒体转軚,又系一个政绩,搞个反占中(活动),又系政绩,全部人都冇谂,呢啲嘢最终构成嗰个好大picture入面,其实对中央有冇好处?都冇好处,对香港亦冇好处,但佢唔理得咁多!」

有可能变「一国一制」

基本法委员会委员刘迺强早前说,政改最坏打算是「一国两制」变「一国一制」,梁文道认同这个说法,甚至认为极有可能,他推测政改最坏局面是中央坚持「过半数」提名门坎,占中必会发生,到时驻港解放军可能会「影子」出动,「但真正大镬地方唔系解放军出,而系清场后要上court,可能搞一、两年,呢年几两年日日有古仔(新闻),国际媒体当乌克兰(内战)新闻咁做,外国势力有可能变真,真有一班极右人士觉得香港冇掩鸡笼,真系嚟到,然后透过香港影响大陆,香港变咗所谓中国版颜色革命嘅前线基地,到时真真正正系国安问题。」

他不排除当出现最恶劣情况时,中央会乘势重推23条立法,他认为23条与普选分不开,「我成日觉得咩爱国爱港都系假嘅」,他大胆假设,即使今日香港有普选,八成投票选民仍是会选曾钰成之类的建制派,「但就算系咁,你估选举会否冇筛选?都唔会,因为安全永远唔会放心。」

对前景悲观中央香港双输

梁文道对时局不无感慨,他形容:「我觉得好不幸」,并直言「好悲观」,「睇住冇晒中间派,最终对中央、对香港都输!」他续说,「如果中央清醒嘅话,唔应该俾个局面发生到咁情况,但点解会去到咁?我成日觉得有好多我哋估唔到嘅人,可能好多系香港自己人,喺中间攞着数!」他相信整个局面并无预设剧本,可能是阴差阳错,或有人欺上瞒下、谎报军情,「即系明明香港冇乜敌对势力,只系内部矛盾,但愈同上面煲到好劲,佢先有资源、有权、有着数,呢个就系维稳经济学……」但他讽刺说,「点解过去咁多年中国内部保安维稳开支不停上升?你愈维稳愈唔稳……」

观乎近日事态发展,占中看来已无法避免,但后续如何,无人知晓,「大家开始已去到一个地步,冇人再计较实际嘅嘢……大家都唔谂,大家觉得占中系世界末日,世界末日之后仲有乜好谂……冇人去谂之后点,连建制派都唔谂,推晒啲人出嚟,是非大决战,之后点?点埋尾?冇人谂……」香港人可做甚么?「唯有尽量掌握机会,将实况讲出嚟,要超越既有嘅意识形态对立……」

后记

末代港督彭定康于96年在其任内最后一份施政报告中曾说——「我感到忧虑的,不是香港的自主权会被北京剥夺,而是这项权利会一点一滴地断送在香港某些人手里……」彭定康于18年前所作的预言,看来正在应验!

【来源:am73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