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期待泛民主派的维新运动

区议会选举结束,民主派大败已是公认的事实。它的原因是什么?又会造成什么影响?我们或许可以从以下点开始思索:

一、血管淤塞区议会本是有志从政者的入门途径,但是自从市政局与区域市政局双双废弃,它已沦为地道的地区咨询组织。一般区议员限于知名度和工作范围,很难越级挑战立法会层次的竞选,所以有实力有企图的精英多半不愿参与这种以服务街坊为主的议会工作。这是事实,也是泛民主派(尤其民主党)同情者常常拿出来的说词;然而,我们又该如何解释庞爱兰和梁美芬的参选及获胜呢?这两位都是亲建制派的星级人物,时常在媒体曝光,何以情愿「纡尊降贵」,下降到地区参选呢?她们之前可没做过多少修理漏水冷气机之类的「地区工作」呀。而且一般相信,她们的下一个目标就是立法会的议席。再看公民党的陈淑庄,她不也是颗众人注目的新星,不也是下届立法会的热门人选吗?可见在重重局限底下,区议会依然保有输送政坛新血的部分功能,依然可以吸引有能力的精英参加,只是民主党没有好好把握这个机会。

比起民建联这回有21个新人当选,民主党有没有21个新人参选呢?民建联固然财雄势大,固然有机会染指即将开设的副局长及局长助理,但是民主党真的就只能束手就擒,全无还手之力吗?我已不只一次在此批评过民主派的「大老文化」了,找陈方安生代替甘乃威出战港岛区立法会议席补选,等于是另一次证实了民主党区议员永无出头之日的命运。上层的大老永远占上层,甚至情愿寻找外援也不眷顾兄弟,那批40过外的「少壮派」和「第二梯队」眼睁睁瞧20多岁的对手一个个爬头,心中是何滋味?有兴趣参政的外人看在眼里,又怎会愿意加入民主党,以之为自己晋身政坛的台阶呢?

二、「地区工作」所谓的「地区工作」是区议会选举里头的最大迷思。

什么是区议员的「地区工作」呢?无非就是集传统「三团三宴」一类的地区康乐总主任、协助街坊解决生活问题的超级社工,和改善地区建设的政府顾问等3种角色于一身的大杂烩。前面两种角色都需要庞大的财政资源和人力网络,都不是区议会的小量预算与区议员的微薄收入可以应付的。泛民主派要在这两个领域里和以本伤人的民建联缠斗,败阵乃意料中事。至于和政府部门协调,要求他们替街坊弄好点小工程之类的工作,泛民主派恐也不是亲政府的民建联的对手。但这并不表示泛民主派的大败乃非战之罪,全无值得检讨之处。

且以民协在深水的沦落为例,身为该区的地头老龙,深根厚植的民协就算在财力上不如人,又怎会轻易失却这么多的议席呢?对手精密部署的选举策略自然该记一功,可是民协自己也没有抓住转型的机遇。市区重建是近年新兴的热门议题,深水正是受到市区重建影响的重灾区,当地居民为此自发形成小区组织,力抗拆迁,主张参与规划。他们曾经向民协求援,得到的却是冷淡的响应。比起湾仔区的黄英琦和金佩玮,民协更有兴趣的似乎还是和市区重建当局妥协,顶多替居民商量一个好价码,无意于推展新型的小区规划。如此作风,又怎能不叫怀抱新思维的老街坊心寒?

很多人以为部分区议员、评论人与学者提倡的新型地区工作(如近年湾仔区议会推出的小区保育与公共文化活动)是务虚不务实,不如保守派喜好的老式手法来得扎实。但是当保守派在财源、人力与政府关系这三样本钱上都要胜过你的时候,你还要跟他们斗那种「务实地区工作」,岂不是自取灭亡吗?湾仔区的经验限于当地的居民背景,或许不能复制于其他地区;但要是不能在「地区工作」上拓展新思维,泛民主派是永远斗不过保守派的。

三、面目模糊上一届的区议会选举,泛民主派挟七一效应大获全胜。可是一来,支持尽早施行双普选的政治议题本来就和区议会选举拉不上多大关系。二来香港早已进入我曾在此说过的「人人都是民主派」的时代了,当对手也挂「独立参选」的招牌声称自己支持2012双普选,你就只能批评对手「假民主」标榜自己「真民主」,把竞选议题玩得愈来愈窄。第三,民主的旗号在区议会选举的层面上有时反而会引起负面效果,让对手轻松地将彼此的分别打成「务实对口号」的对垒,徒惹实际的选民反感。

当民主标签失效,当对手和自己的区别日渐模糊,泛民主派是否应该放弃民主的大旗呢?不,他们应该把民主的精神更彻底地推展到地区层面。「民网」学者群和我等一批不同立场的评论人都曾提议改造区议会,一方面大幅度重组区议会结构,配合立法会选区形成五大区议会,效仿内地及世界各大城市,推出区域行政概念;另一方面争取扩大区议会资源权能,使政府下放最关乎地区民生的权力给地区议会。可惜此议提出经年,政府和泛民主派的态度一样平淡。

即使现在做不了大规模的改革,泛民主派的成员一样可以在目前的格局底下推动社区民主的概念。例如在规划和小区工程的问题上,他们一样有能力成立各式各样的工作坊和区民大会,让持份街坊加入。只有把民主精神贯彻到地区层面,他们才能与在给定的范围内「提供服务」的对手区隔开来,成为真正的民主派。

黄毓民兄在此次选举之后,慨言泛民主派日后唯一的出路就是当个真正的反对派。不知道他晓不晓得,如今部分泛民主派的区议员平常不只不是反对派,反而做了官方的好帮手好朋友。有的在市区重建的争论中站在当局那一边,和官方人士称兄道弟;有的在开会前要地区民政主任告诉自己应该说什么不应该说什么;更有一些人在纪录公开的会上要求政府委任自己加入咨询组织甚或派发勋章!如此民主派,就算支持争取「2012双普选」,又怎能叫人相信他的理想和志愿呢?

总结以上3点,泛民主派与其学习根本学不来的对手,抱怨对方「幕后势力」庞大,倒不如深刻反省自己的过失,追求区议会和区议员的维新运动。

【来源:明报-笔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