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三角地

我第一次去北大,心里的头号景点不是未名湖,而是「三角地」。本来一般香港人是不会太在意这块小地方的,说不定连听都还没听过呢。但是只要一提起㈧㈨民运,很多人的记忆大概就会渐渐唤起了,因为这里正是当年北大学生集会的重地。

多少思想界精英(如刚逝世的包遵信先生),多少学生领袖曾经在此慷慨陈辞;自从七十年代以来,又有多少激荡思潮的标语和文章在此张贴,多少猛烈的辩论在此发生呢?

「三角地」,是北京大学迁入燕园,展开它现代旅程之后最重要的象征之一,它代表了一座大学应该具有的自由、开放和观念交锋的本色。又由于这里是北大,中国文化现代化的震央,所以「三角地」不只是北大的,更是中国的。其意义相当于加大柏克莱分校的「人民公园」,值得保留下来,成为一座文化的纪念碑。

然而,北大校方最近却以它太过杂乱太过商业化的理由把它拆除了,怕它影响学校的形像,取而代之的是一块先进的电子布告板。

所谓杂乱,根本不是甚么问题。既然是学生与周边社群可以自由使用的空间,表面的无序是必然的。国外大学不知有多少类似的角落,柱子和墙上贴满了一层又一层的大海报小广告,但它们非但不会破坏大学的形像,反而成了大学风格的一部分。至于「商业化」一说,就更是可笑了。

大学向商业靠拢,不只是北大独有的问题,而是蔓延全球的现象(也有人认为是瘟疫)。如今的北大,最商业化的地方不是「三角地」,而是一幢幢挂上了企业名号的建筑,「学企合作」的计划,在外挂职赚大钱的教授,与无心向学专业打工的学生,到处贴满了商业广告的三角地不是病因,而是病征。校方不只无力阻止商业浪潮的大势,甚至还主动构思种种「创收」方案,如今却指责三角地「铜臭」味太浓,这岂不是本末倒置?

如果说网络论坛早已代替了「三角地」的旧角色,本来也是不争的事实。可是失去了原有功能的「三角地」难道就不能是个有历史意义的地标吗?伦敦的海德公园也早就不再是个有任何实际作用的论坛了,伦敦市政当局怎么又不禁止市民再抬肥皂箱进去发表演说呢?

拆了「三角地」,换上电子布告版,这个行动最大的象征意义,就是用一个由上而下的校方宣传渠道代替了由下而上的学生发声平台。也许,这就是北大想要昭告世人的新形象了。

【来源:am730-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