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身份认同的欲求不满

今年两次拜访马来西亚,其中一个最令我大惑不解的现像,是不少华人对中国政治所表现出来的热情。读到香港立法会议员李柱铭的汉奸争论,有些华人也义愤填膺地跟着骂他汉奸;看见中国的和平崛起,很多华人也觉得与有荣焉;发现「红衫军」包围台湾总统府,有人甚至专程搭飞机赶去台北加入集会。假如这里是美国和加拿大,假如这种情况发生在那些北美「新移民」身上,那就绝对不是一件奇怪的事了。不过,这里是马来西亚,自从建国以来,马来西亚政府就很担心华人的身份论属问题。马来西亚国父东姑阿都拉曼曾批评一位华人领袖:「你既是马来亚国民,就要效忠马来西亚,绝对不能谈外国政治,只准谈马来亚政治」。就连周恩来也劝告过南洋华人:「一个国民不能同时效忠两个国家。」学者何国忠指出,到了本世纪初,大部分土生土长的一群,对中国政治已经完全不感兴趣了。然而,就在过去几年,情形又有变化,夸张点说,某种「再中国化」的趋势似乎正在悄悄出现。有朋友说,这全拜近年大量中国媒体信息的涌入所赐,使得不少人对中国高层的认识要比对马来西亚领导层的了解更深。

这让我想起了人类学家阿帕杜来(Arjun Appadurai)在讨论全球化时提出的「媒介地景」(mediascape),即是由各种影像,声音和文字等媒体构成的环境,它包围我们,进入我们的日常生活,同时深刻地塑造着我们的身份认同。问题是,在全球化的年代,「媒介地景」是变动不居的,各种信息的流动无可阻挡,于是出现了北美印裔人士关注「宝莱坞」电影,欧陆穆斯林收看半岛电视台的情况;进而复杂化了原本为国介封锁的身份意识,造成了多种认同冲突并存的诡异局面。

从表面上看,今日马华对中国政局的关怀亦可作如是观,也是一种全球化媒介流动形成的新现象。

可是再细探下去,我们就知道人的身份认同向来就是多元分裂的,不只政治认同与文化认同可以分途并进,甚至任何想把身份认同垄断于一尊的国家大计也往往徒然。部分马华表层上「再中国化」反映的其实更是他们无法进入政治主流的无奈,「媒介地景」的拉力只是一个触媒罢了。假如他们在马来西亚感到重重限制,假如他们发现自己在社会上的流动渠道因为种族的原因而淤塞不通,假如他们自觉享有的公民权利不够完整;那么他们当然很难彻底巩固自己的政治身份认同。

在这种情感结构的基础之上,随着媒介流动而来的中国,就不难成为精神分析大师齐泽克(Slavoj Zizek)所说的「幻像认同」了。那些跑去台北加入「红衫军的马华是恋慕中国,倒不如说是他们在国家认同上受到了创伤。如此「再中国化」,是种欲求不满的病征。

【来源:am730-观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