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头等舱的真相

罗兰.巴特曾经把火车的豪华餐卡比拟为伪装的餐厅,明明是移动中的车厢,却要扮成不动的餐厅。家人一旦走进那深色木板装饰的车卡,看见一张张临窗的桌子,桌上那盏眼熟的小枱灯和烫得平滑的白色亚麻桌布,与制服笔挺的服务生跟放置烈酒的小推车;他大概就会忘记这里本来是一列火车,他大概以为自己其实进入了一家正常的,不移动的高级餐厅。这移动中的不动,将使他的旅程生出一种幻觉,觉得这不是一段沉闷的单向过程,而是恍如日常的丰富体验。从自己的厢座走向餐卡,再从餐卡走回厢座,就像他平时在家里和餐馆之间来回一样。

飞机的可悲就在于它根本不伪装,它不会在你吃饭的时候突然变身,化成一间怡人的餐室。如果说火车餐卡是在行进的列车中营造出不动的空间,那么机舱则是一种根本不动的交通工具。飞机当然是会动的,而且还动得很厉害,但是坐在里面的乘客却很难感觉到它的移动。火车的车窗能让你看见外头的景色飞快倒退,因此再稳定的火车也还会带给你交通工具纔有的行进感。而飞机的监狱式小窗又能够让你看到甚么呢?云,一层又一层的云,不断的云,除了云还是云。固定的景象产生固定的错觉。

更可怜的是机舱根本没有容纳餐室的空间,你只需要坐在原位,就像呆在床上一整天的病人,吃饭的时间到了,自然有人会把食物推到你的面前。换句话说,坐在机舱里,你既没有走向餐厅的过程也不会拥有餐厅般的环境;而用餐前的行程与餐厅的环境又是多么重要的事呀,它们乃是我们在外进餐的经验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经济舱、商务舱和头等舱的分别,就像医院把送给病人吃的食物分成三个等级一样;你值得为了这顿坐在病床上的伙食的好坏多花两倍甚至三倍的住房费吗?

根据近年大受欢迎的经济学入门书《卧底经济学家》,机舱分等的原理其实是商人惯用的定价技巧。你认为头等舱的膳食服务果然值得花一大笔钱,是因为经济舱确实太糟。而经济舱之所以这么糟,是因为航空公司不想它太好,如此方能突显商务舱与头等舱的优秀。这种比较序列困住了你的理智,这像让你在一个售价一万元的名牌皮袋和售价一千元的普通皮袋之间做选择,使你忘记计算贵价货的真实成本。头等舱的膳食就是一种名牌病房伙食。

再拉远一点看,就算你再有钱,总也不可能天天吃好的唱好的吧,总也有用一个饭盒打发午饭的机会吧。为甚么偏偏在坐飞机的这一天,你就变得突然不能忍受微波炉食品呢?为甚么偏偏要在坐飞机的时候坚持把钱花在吃上呢?

【来源:饮食男女-味觉现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