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日本不只流行

我一直想好好研究「可爱」这个题目,但自从十年多年前写过一篇短小的评论之后,这个计划就被我搁在箱子里头没再碰过了,想来有点可惜,因为「可爱」实在是块美学上低度开发的领域。关于悲怆,前人写过无数论述;关于崇高,则有康德立下了不可动摇的里程碑;甚至抽象如淡泊与幽玄,也有汗牛充栋的文献可考。可是到底什么叫做可爱呢?我们常常说小猫小狗很可爱,还把台湾女歌手杨丞琳封做「可爱教主」,但偏偏没有人去厘清可爱的定义,探究一样事物或者一个人可爱的原因。究竟它是个审美判断的范畴;还是和「Camp」一样,是种特殊的表达风格呢?直到看见汤祯兆的《整形日本》,我才 知道原来早就有一位叫四方田犬彦的日本学者写过专著研究「Kawaii」了。当然,日文的「Kawaii」与英文的「Cute」还是不大一样的,虽然他们 都可以译作「可爱」。根据汤祯兆的说法,「Kawaii」比起「Cute」要多了一分孩子气。上溯「枕草子」,他找到了最古老的Kawaii;「三岁左右的幼儿急忙地爬了起来,路上有极小的尘埃,给他很细致地发现了,用很可爱的小指头撮起来给大人看,实在是很可爱的。留沙弥发的幼儿,头发披到眼睛上边来了也并不拂开,只是微微地侧头去看东西,也是很可爱的。」

但是汤祯兆并不止步于古典名著,他还请出了上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红极一时的松田圣子,瞧这女子「歌艺一般、身材欠佳、天生O形腿,但就是凭坚定的毅力意志,在一众嘲骂声中执持她的个人风格──以接近二十岁的『高龄』,硬装成十二岁在荧幕上蹦蹦跳跳、咯咯笑」。可见「Kawaii」不只是幼童的专利,不只是天然的质量,还是一项可以造作出来的格调。结合了他的阅读心得与广泛观察, 汤祯兆熟练地从一群日本少女称赞裕仁天皇「意外地很Kawaii」,歌舞伎专门寻找未变声美少男的传统,一直谈到自助拍照的摄影机(print club,也就是曾经遍布各个商场的『贴纸照片』),与无人不知的Hello Kitty,把「Kawaii」座落在日本审美传统,与大众流行文化工业之中。借用他新著的书名,这就是「命名日本」了。在《整形日本》和《命名日本》这 一系列日本文化研究散记里头,汤祯兆这位港产日本通为我们介绍了一连串名词的来龙去脉。「Kawaii」只是其一,此外还有「御宅族」、「腐女子」、 「Cosplay」、「纯爱」、「萌」等数之不尽的古怪现象。是谁发明这些名词?是谁在使用它们去总结纷杂多端的社会趋势?那就是日本大众文化与学术界的功夫了,他们总是不懈地观察自己身处的社会,描述自己看到的现象,然后发明出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词汇。

这很符合一般外人对日本文化的印象,那就是任何玩意都有人研究,而且除了学者的旁观探讨之外,就连那些大众文化的参与者也会在自己的圈子里努力建立起一套标准一个系统。所以漫画的爱好者也有自己的分类,色情录像也有自己的流派。简单地说,即便是玩,他们也玩得很认真,所有流行文化都有它的「道」。日本在经济泡沫爆破之后,意外地浴火重生,其中一个重要的力量是文化创意产业的勃兴。过去它输出汽车和电视,现在它输出漫画与玩偶。而日本带动的时尚风潮与「韩流」的最大不同,在于它不只推出产品,还推出了对外人而言崭新的感官形式,例如Hello Kitty身上的「Kawaii」,于是日本开拓了属于它的市场,它的「蓝海」,那是一片没有人抢得过它的领域,因为那是他们自己的格调,自己的品味。更厉害的,是背后一连串的「命名」工作,它不只打造了媒体渴望的新现象新名词,还为流行文化产品拓深基础,使得流行不单是流行,更是可堪咀嚼的学问。它不只短暂地掏了你的腰包,还要把你诱向更深的洞穴。

【来源:苹果日报-牛棚读书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