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大学的本质

点击阅读:《大学之大》

大学的毕业典礼不一定总是平静的,尤其在颁发荣誉学位的时候,更尤其是在颁发荣誉学位给政治人物的时候。2001年,美国总统布殊回到母校耶鲁大学,预备接受荣誉博士学位。当时的场面真是热闹,不只一帮学生举着标语高叫口号,还有一些教授愤然离场以示抗议。他绝对不是第一个在毕业典礼上被喝倒采的政坛领袖,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因为政客的一生总是处在争议中,总会有人不满他的政策他的政绩,甚至总是有人会憎恶地敌视他。对于关心社会和政治的学者和学生来讲,还有比记者云集的毕业典礼更好的示威时机吗?所以在大学毕业典礼上对付政客,早已成了司空见惯的小传统了。

除非你是南非前总统曼德拉般的「圣人」。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我正好在波士顿赶上了哈佛大学的毕业典礼,席上的焦点正是才出狱没多久的曼德拉。结果也有学生举标语,但那是欢迎他的标语。他一站起来,台下立刻响起如雷掌声,全场起立致敬。然而,世上有多少个曼德拉呢?难道我们应该期盼董建华会得到如曼德拉般的尊敬吗?

就算没有可被针对的人物在场,大学的毕业典礼还是可以变得很「热闹」,还是可以容许学生趁机表达不同意见的。英国伦敦大学的「亚非学院」)(SOAS)向以激进著称,本来是家协助帝国认识第三世界的名校,却被说成盛产反殖斗士与左翼政治人的温床。它的毕业典礼堪称一绝,历届学生代表上台致词时总是不忘开火。

我有一个老友,前年在「亚非学院」取得博士学位,就曾亲眼目睹学生会主席从大学校政开始骂起,一路说到英国的外交政策,把校方形容为不顾贫苦学生的无良财主,将当时的英国首相贝里雅批成残忍嗜血的刽子手。结果台下师生一致叫好,纷纷附和。妙就妙在那位被人骂了半天的校长也没甚么,致词的时候还不忘赞美那位同学的聪明,歌颂学院光荣的自由传统。

我的母校中文大学绝对没有「亚非学院」这么激进,但是我以为任何大学在其本义上都应该是「宇宙性」的,都应该是包容天下的,能够让普世各种意见各种声音自由并现。一家大学的毕业典礼要是有人闹事,不只不是一件丑闻,反而是它校风开放的证据。

【来源:am730-观念】

梁文道:大学的本质》上有1条评论

  1. Pingback引用通告: 梁文道:大学之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