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大多数的玩笑

曾荫权与董建华最大的不同,在于他懂得玩弄民意,或者民意的招牌。因为他知道自己未经民选,只有八百名选委做后盾,天生认受性不足,所以他更要关注自己推出的政策是否能讨百姓欢心。且看他的连任竞选,明明是个小圈子游戏,偏偏要大卖广告甚至上街洗楼,弄得跟真正的直选似的。我称这做「幻象直选」,目的就是要让没有选票的一般草民觉得自己好像有份投票,而且还要支持他。

曾荫权验收成果的方法,当然不是选票,而是民调。在这个没有普选的发达社会,民调代替了选举,成为政府取得合法性的唯一工具。

2012年有没有普选,任谁都知道决定权在中央手上。但是尽忠职守的曾荫权可不能叫老板尴尬,不能让大家看到中央政府夺取了700万人民主的权利,于是他又要诉诸民意了。可是,在政府自己做的政改方案报告里面,有「超过一半」的香港市民赞成2012年实施普选,曾荫权又如何解脱?怎样一方面不让中央难堪,另一方面又不用背上违反民意的恶名呢?

办法就是玩文字游戏,根据政府收回来的意见书,支持2012年就实行普选的其实占了百分之六十九。严格讲,这叫做三分之二,而不是「超过一半」。但政府偏偏用了「超过一半」这种狡猾的说法去掩盖三分之二市民希望2012年有普选的事实。情况相当于一个学生考试考了九十多分,讨厌他的老师却要说他刚好及格。

第二,就是拿出一个「大多数市民接受2017年举行普选」的意见,以此模糊焦点。

我们要搞清楚赞成2017年实行普选的人,之所以会比2012年的支持者多,是因为有相当于三分之一的人并不赞成2012年的方案,把他们加上那些支持2012年方案的三分之二人,自然就是大多数了。

问题是为甚么2012方案的支持者多会接受2017实现普选的主张呢?这就像一群饥民很想吃饭,你去问他们想今天晚上就有饭吃还是等到明天早上,他们当然要今晚就开餐,但你要是再加一个问题,说今天晚上如果没有饭吃,明天的早餐还吃吗?他们绝对不会说那就干脆不吃了吧?

出了这两招,曾荫权就可以向中央报告,原来绝大部分香港人都赞成「最快于2017年实行普选」(请注意「最快于」这三字,它和「2017年就有普选」的意思是完全不同)的。然后不只中央用不着独自负担否决2012方案的责任,连那少于三分之一的2012方案反对者也可以大言不惭地说自己,放在「绝大多数民意」那一边了。

本来是「阻住地球转」的少数派,在这堆文字游戏里竟成了「大多数」,甚至还能反过来指责多数派不顾民意,这真是天底下的一件大怪事!

【来源:am730-观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