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为甚么美国应负更大责任(恶心的美国二之一)

美国是全世界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家,但自从布殊政府上台之后,美国就一直高举「气候变化是全球责任」的招牌,硬要把中国和印度等发展中国家拉下来,认为它们也该和发达国家作出相同的减排承诺。于是这就成了刚结束的峇里岛气候变化峰会的主战了,结果双方僵持不下(『双方』其实就是美国与世界绝大部分其他国家),最后弄出了一个非驴非马,只有时间表但不设发达国家温室气体减排目标的「共识」。

到底是美国的讲法有道理,要减排就大伙一起来;还是中、印等国的主张说得通,即是你们发达国家应该先走一步呢?

基本上这是一个「分配正义」(distributive justice)的问题,也就是先假设大气层吸收废气的能力乃一种有限的资源,然后再去判断怎样分配这项资源才最公平。

《京都议定书》要求发达国家先行一步大幅减排,着眼的是一种分配正义的「历史性原则」。意思是谁过去排放废气最多,消耗大气层的吸引能力这项稀有资源最多,谁就应该先降低自己日后排放的废气。

举个实例,根据一项调查,在1950到1986年的全世界含碳废气排放总量里面,当时占全球人口百分之五的美国居然就贡献了百分之三十的废气。反观占全球人口百分之十七的印度则只排放了百分之二的积累废气。

伦理学家彼德.辛格(Peter Singer)有一个很好的比喻,他说:「这就如同某一村落的二十个居民全都共享一间浴室,其中一个人所掉落的毛发占了阻塞排水口毛发总数的百分之三十,而有三个人在使用浴室时几乎完全没掉过任何毛发」。

如果要请工人清理这条淤塞的排水管道,这一大笔费用又该如何摊分呢?依据历史性原则,那个毛发掉得最多的人就应该按比例交出整笔费用的百分之三十了。

虽然《京都议定书》大体上依循了历史性原则,但它对发达国家相当宽容,并没有按照大家过去的排放总量严格要求它们的废气减排量。

即使如此,美国还是不愿意,还是退出了温和妥协的《京都议定书》。

【来源:am730-观念】

点击阅读:《拖住世界后腿的美国(恶心的美国二之二)》

梁文道:为甚么美国应负更大责任(恶心的美国二之一)》上有1条评论

  1. Pingback引用通告: 梁文道:拖住世界后腿的美国(恶心的美国二之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