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等待共识

自从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开始,「共识」就成了一个香港舆论的常见用语了。大家在讨论香港前途问题的时候,尤其喜欢讲「共识」。但是,到底何谓「共识」?甚么是共识的前提?甚么又是产生共识的方法呢?对于一个议题、一个方案、一个社会要有多少人认同才算是「达到共识」呢?对于这一切问题,我们都没有细加反省,于是渐渐地,「共识」就逐渐从一个常用语变成了循辞,甚至谎言。

例如最近的政改方案讨论,民建联就提出了一个论点,他们认为2012直选不如2017,因为「社会讨论2012年就实行普选还没有足够的共识」。这番话听起来很客观也很现实,因为根据政府的研究,「只有」超过一半的人赞成在2012年立刻实现普选,所以还有另外一小半人不赞同2012年普选的方案,因此社会的确还没有形成共识。

许多意见不满这套论点的地方,是因为他们认为过半数就已经是共识了,硬要更多人认同只不过是藉词拖延普选的日期。可是在另一方面处想,我们也能同情地理解民建联的说法,香港政制改变是件大事,改变的方式和日期越有共识越好。

从逻辑推论,假如今天香港有七成人赞成2012年就进行普选方案的话,他们可以说还有三成的人不赞成,假如支持2012方案的人去到了八成,他们还可以说有两成人仍然不赞成。推演下去,我们甚至可以说要等到全香港每一个人都同意了一某个方案才叫做达到了共识,因此哪怕只要有一个人不赞成普选特首和立法会,理论上也还是叫做没有共识。

但是我认为更好的讨论方式不是去争论达到构成共识的人权基础,而是直接邀请双方出来辩论,各自陈述赞成或者不赞成2012方案的理由。

那么,谁是那一小半不认同2012方案的人呢?不正正就是民建联和他们的支持者吗?他们不赞成的理由又是甚么呢?很吊诡地,他们居然说是「因为社会还没有达成共识」!从社会没有共识开始,兜了一个大圈之后,居然又回到了社会没有共识。

任何人都能看出这个逻辑的荒谬,任何人也都能发现所谓「共识」只不过是他们掩饰真正理由的借口。明明你自己就是社会仍未形成共识的原因,你怎能说自己不能和其他人形成共识的理由是「有些人还未形成共识」呢?问题是那个真正的理由,民建联从来不愿也不敢坦坦白白地说出来。

从最早把2007年实现普选列进党纲开始,他们一次又一次地拖延后退,一次又一次地修改自己的立场。每一次,他们都说要等待共识。这是香港版的《等待果陀》。

【来源:am730-观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