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看不见的脚

现在正是NBA进入季候赛的阶段,除了实实在在的战术之外,一定还能看见精采漂亮的表演动作,例如卡特(VinceCarter)的飞身单手强力入樽。但让我们想象一下,如果以做出这个动作闻名,但现已退役的米高.佐敦为这个姿势登记了专利的话,会有什?样的结果?可能我们再也不能在场上看到这个充满气势的招数,也可能每一个使出这招的球员(例如卡特)都得向佐敦付出一笔特许权使用费。这并不只是一个荒谬的假想。根据舒曼(SethShulman)的《知识的战争》(OwningtheFuture)一书,纽约的一家专利律师事务所正主张专业运动员可以为他们的独特动作申请专利或「著作权」。

前一阵子因为新的版权条例引起的争论之中,其中一个主要的概念是「公众利益」。在亚当.史密斯的年代,我们相信一只看不见的手,这只手使得一个自私的经济人在无意之中也能满足公众利益。可是在这知识经济的时代,似乎还多了一只经济学家贺曼.达利(HermanDaly)所说的「看不见的脚」,在满足个人利益之余一脚踢开了公众利益。

什么是公众利益呢?让我们再回到篮球,这种其发明人没想到或者没有去登记专利的游戏。它今天养活了大批靠它维生的球员、教练、职员和记者。它在一代又一代优秀运动员的手上展现出了无穷的变化,不断进步。它在一些特定的场合能够激动人心,团结一个小区、一个城市以至于整个国家。它为无数的青少年提供了绝佳的课余活动,让多余的精力和压力得以发泄。它是许多地区穷苦人民的上好娱乐,使他们在今天任何娱乐消遣都得付出一定支出的城市,能够免费地快乐一个下午。想想看,如果当初发明篮球的人登记了专利,所有打篮球的人都要付出一笔使用费,篮球有今天吗?

在过去十五年里,身为科技记者的舒曼不断追索,找出关于知识产权的诸多案例和大量重要资料,写成了这本至今为止关于这个话题的最重要著作。开头描述的是一场新的圈地运动︰十万印度农民要为他们种了几个世代的稻米付出昂贵的代价,因为一间美国公司宣布拥有该种稻米的基因登记。面临生命危险的病人得不到医治,因为他的医生不敢使用被登记了专利的技巧。学者们无法检证一种或许可以推进人类知识的重大科研成果,因为关键实验所需的技术已经被另一个行家垄断了。

难道我们要放弃可以刺激创新的知识产权这个观念吗?我们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如何重新界定产权的范围?我极力推荐大家透过这本书去思索这些问题。

【来源:信报-书海迷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