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科学精神

我的记性不大好,年尾了,想回顾一下过去一年读过的书,竟然印象模糊,说不出自己到底读了些什么。再想一想,首先浮出的却又都是经典,或者说,是老书新读。首先是李零的《丧家狗》,一本《论语》译注。自从于丹在中央电视台的《百家讲坛》把《论语》讲成了畅销书之后,孔子在内地就一下子又伟大过来了。孰料北大中文系教授李零偏偏要说孔子是头丧家之犬,当然就要挨骂,说他炒作,说他诬蔑圣人,网上的反应热闹得不得了。

其实《丧家狗》真是本好书,它的内容如何我以前谈过,现在就不多说了。值得注意的反而是因它而起的话题,那些骂李零的人起码有七成是没看过这本书的,可是不少文章还是洋洋洒洒数千言,气势磅礡。再次证明了我们中国人虚构和废话的本事。更妙的是有些人就算搞懂了李零取这书名的意思,知道了「丧家狗」是孔子他老人家形容自己的话,还是坚持要骂,因为「这种书名有故意误导不知情读者的嫌疑」。我觉得今天的中国人最需要的可能还不是「国学热」,而是逻辑热。学一点推理和论辩的基本原则,对大家都有好处。就算不学逻辑,再退一万步,大家讲讲道理好不好?比如说,我曾批评一位翻译者把一本洋书里提到的新儒家大将徐复观错译成了「徐福官」,他的响应竟然是徐复观曾经做过国民党军官,所以「将他的名字变成『徐福官』,谁曰不宜?」!中国人欢迎德先生和赛先生也快欢迎了一百年了,结果德先生固然还是那位等不来的果陀,就连赛先生也都好像走错门似的,硬是有点害羞。我今年特别留意内地出版的科普书籍,发现比起台湾,不只翻译特别少,国人自己的作品也不够多。最奇特的现象是几乎没有一本科普书打上过十大畅销书榜,这在世界各地的图书市场都是很少见的,莫非我们的平均科学素养已经好到了根本用不着看普及书的地步?今年我最喜欢的科学书是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就是那个达尔文的那本《物种起源》。其实也是赶时髦,恰巧美国著名的蚂蚁专家威尔逊(Edward Wilson)和最近因为发表歧视言论惹祸的诺贝尔奖得主华生(James Watson)都不约而同地各自编选了达尔文的几部名著,重新合订印行,很受关注,于是我就趁机会读一读这本经典,凑凑热闹。

《物种起源》真是本奇书。一般来讲,科学史的经典是不用读的,除非你专治科学史。今天的中学生学牛顿力学,你会叫他去研究牛顿的原著吗?人文学者会围绕着两千年前的经典争论,一本《论语》注完再注;但是我从未见过科学家做这样的事。不过直到今天,还有生物学家会在论著里煞有介事地抬出《物种起源》,说大家都误解了达尔文,然后再示范自己的「正解」。为什么?我想那是因为达尔文的主张在被接受的过程里确实产生了不少误会。例如「evolution」到底应该译成「进化」还是「演化」呢?这就是个很大的问题了,很多学者认为达尔文根本没有生物会不断「进步」的意思,人也不比细菌「高级」,生物的发展更是不能以阶梯的隐喻去形容,所以中文常用的「进化论」是个天大的错误。而且《物种起源》本来也就是以大众为对象,绝对没有想象中那么难懂。里头不少材料至今看来还是很有趣,譬如「苔藓虫」头上的「震毛」和被旋风吹到远方的鱼。最了不起的当然还是达尔文的世界观,随着他慎重但是自信的步伐,一页页地读下来,那股曾经在一百五十年前撼动天地的力量就会渐渐朗现。直到结尾这一句:「……而且在这个行星按照既定的引力法则继续运转的时候,无数最美丽和最奇异的(生物)类型曾经并且正在从如此简单的开端演化而来,这是极其壮丽的观点」,说不定你也会忍不住喊了出来:「Eureka!」。

【来源:苹果日报-牛棚读书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