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中国的年份 中国的威胁(做个可预测的大国二之一)

我们不必害怕一个有权有势又有钱的朋友,只要我们了解这个人,知道他的性格,晓得他的行为模式,知道他在任何情况下的标准反应。又要明了这一切,不只可以避免激怒他,惹起彼此之间的冲突;甚至还可以因势利导,在与他和平相处之余替自己得到一些好处。同样的常识也可以应用在国际关系之上,最可怕的不是财雄势大的核武国家,而是高深莫测,不按牌理出牌的国家。所以北韩是可怕的,因为许多人都不知道它葫芦里到底在卖甚么药。那么,中国又是不是一个可怕的国家呢?

07年最后一期的美国《新闻周刊》以「China Now」为封面专题,预告2008年将是中国的年份。这类说法,我们早已见怪不怪。撇开今年的北京奥运的大舞台不谈,中国的崛起早就不是新闻了。从几年前中国将成为唯一可以与美国相抗衡的超级强权的预告,到去年有人干脆断言中国已经取代了美国,这些说法一个比一个夸张,也一个比一个令外国人感到疑惧。

在正打得火热朝天的美国两党总统候选人初选战里面,中国也是个热门话题,几大热门不约而同地表示要和中国找到共处的方式,叫选民不用害怕,更不要夸大中国的威胁。问题是这些呼吁本身正好反映出「中国威胁论」在美国人而言是一种多么普遍的情绪,否则政客们就不会在这点上作文章了。

中国政府一方面把「和平崛起」的国势走向分析换成了和平发展;另一面则不惜「示人以弱」,在各种场合对外述说中国内部面对的问题。其目的当然是要让各国政府和人民不必担心中国有争霸的野心,因为我们还是个发展中国家,还有一大串令人头痛的问题排着队,又哪来的空暇和余力去逞强呢?

结果这条策略奏效了,不少人都认识到了中国的城乡差别,贫富差距等各式各样不足为外人道的困难。所以《新闻周刊》的著名评论家礼卡里亚(Fareed Zakara)才会劈头就说中国是个「脆弱的超级强权」。但这又衍生了另一种担忧,那就是中国的内部问题会不会衍生为外在的威胁呢?

【来源:am730-观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