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以规则克服恐惧 (做个可预测的大国二之二)

克林顿时期的美国助理国务卿谢淑丽(Susan Shirk)是很有影响力的中国研究专家,现任加州大学国际关系与太平洋研究所」教授。去年她出了一本颇受好评的论着,书名就叫《中国:脆弱的超级强 权》。这本书有趣的地方在于它一方面举出大量例证,说明中国绝非一般中国威胁论售卖者说的那么强大那么可怕;但同时却又指出中国林林总总的内政问题正是它 成为潜在威胁的原因。谢淑丽教授主要的理由是这堆层出不穷的内部困难不断挑战着中国政府的统治,在这种情况底下,任何外部事端(例如台海生事)都极易触动 中国政府,使得它不惜与他国开战,以求保卫政权的正当性。

虽然不能说这是美国学界和政坛的共识,但谢淑丽的观点的确代表了相当一部分人的 想法,而且还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新闻周刊》最近刊登的中国专题就几乎完全照搬这套说法,成了谢淑丽一书的媒体普及牌。中国威胁论发展到这个地步,可以说 是经历了两个阶段的转变。第一个阶段是片面夸大中国的竞争优势和庞大潜能,把中国描绘为一只很快就要吞噬全球的巨龙。

为了响应这一阶段 的中国威胁论,中国政府和民间(包括学界与传媒)做了很多工作,一边反复提倡绝不称霸的「和谐世界」观,一边坦诚揭示自己面对的内部困扰。可是到了第二阶 段,中国的「脆弱」反倒成了别人害怕的新理由,接下来我们又该怎么做才好?要怎么响应才能消解不利于中国发展的新版中国威胁论呢?难道又要反过来强调中国 国情安稳,天下海晏河清,政府的管治没有一丝问题吗?当然不,我们应做的就是继续开放的姿态,敞开肚皮给人家看。解除境外媒体的采访限制就是一个十分正确 的做法。因为今天的中国早已不是那个备受外敌压迫的东亚病夫了,它不须要玩弄虚虚实实的游戏;恰恰相反,现在的中国是一个开始令周边国家国民感到不安的大 国。做一个大国,就得尽量开放(例如越南),因为最可怕的莫过于对着一个你知道它很强大但又不知其深浅也不能准确预测其行为的国家。

除了 让他人得到足够而且正确的国情讯息,更重要的就是「稳定」了。所谓「稳定」,指的不只是社会和政府管治能力的稳定,更是一切行为模式的稳定。举个简单的例 子,在台湾问题上像谢淑丽所说的那么让人畏惧并不是坏事,因为重点不是完全教人放心,而是令人知道底线,令他们知道甚么情况准会触发让人畏惧的局面。就以 这点而言,中国政府目前走的正是这道方向。可是行为模式的稳定还包括了更深更广的层面。我们应该让人了解中国的「既定政策」是真真正正的「既定」,所有皆 有规则可循。

大至最高执政当局的权力交接,小至商贸往来的制度环境,没有飘忽可疑的人治阴影,只有清楚可见的规律遵从;没有政出多门朝令 夕改带来的无所适从,只有明晰的权责分配与系统的决策程序。这一切本是多年来大家对中国内政的基本要求,但在中国变得如此巨大如此有影响力的今天,它甚至 也成了让国际社会安稳的条件了。

【来源:am730-观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