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你的圣经说的是那一种话?(冯象译经二之一)

一百五十年前,演化论面对的最大对手就是创造论了;一百五十年之后,演化论的最大对手依然是创造论。只不过和演化论一样,创造论在这一百五十年间也「进化」了不少,发展出许多变型版本。一般受惯无神论教育的中国人大概想象不到,在不同版本的创造论里头,今天还有人认同其中最古老的一种,那就是「年轻地球创造论」了。这种理论坚信《圣经》所言,上帝用七天创世就真是七天,一天不多一天不少。之所以叫做「年轻地球创造论」,是因为按照七天创世的前提,我们可以从亚当和他的后裔一代代数下来,发现地球很可能只有一万年上下的年纪,与今天科学界普遍接受的四十五亿年的说法差得极远。谁会相信这套理论?赫卡比(Mike Huckabee),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之一,刚刚才赢了爱荷华州的党内初选。

我认识一些基督徒,他们对待《圣经》的态度也是这般认真,觉得里面一字一句全都是正确无误的,而且是字面上的正确无误,说什么算什么。我不敢反驳,只是好奇他们读的到底是那一本《圣经》?万一大家读的是不同版本的《圣经》,那又该怎么办呢?比方说摩西的母亲为了保住儿子的命,就把他放进一只篮子里,浮河而去。这篮子是用什么做的呢?无论是我这批朋友查考新教和合本《圣经》,还是我自小翻阅的公教思高本《圣经》,都说这是只「蒲草」篮子。然而,若照冯象的说法,它应该是埃及盛产的「纸草」(gome’)做成的。冯象还推测这错误是「传教士们开的头,误读钦定本译文ark of bulrushes所致。英语bulrush一般指欧洲和近东的宽叶香蒲,但用于译经则兼指纸草。故钦定本并未误译,是传教士母语不精,对莎士比亚时代的语文不熟,属于『七月流火』望文生义一类的闪失」。

冯象何许人也?竟然批评集一代各派传教士英才合力译成的和合本,竟敢说这些母语就是英语的译者「母语不精」?说起来这可是位当今华文世界罕见的奇人。北大英美文学硕士、哈佛中古文学博士、耶鲁法律博士(J.D);通希腊文、希伯莱文、拉丁文、法文、德文及古英文;主业是在美国当律师,专事知识产权与竞争信息方面的官司;副业是文字,曾翻译《贝奥武甫》为中文,写过在内地影响力很大的法学散论集《木腿正义》……。近年他最重要的工作就是以一人之力重译《圣经》。

译经?这是何等的大事,为什么他在香港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的《摩西五经》,和江苏人民出版社替他出版的《创世记:传说与译注》与《宽宽信箱与出埃及记》都没有得到文化界广泛的重视讨论呢?真是奇怪。最近我参加了几个全国范围的年度书籍评选,都要特别把他提进名单里头。难道其他书评人都不觉得这是回事吗?

先不说《圣经》这本人类史上最畅销的书有多重要(真对不起,它确实比《毛语录》畅销),也别管各种语文的《圣经》译本曾经起过的革命(例如英语钦定本和马丁路德德译本都是这两种语言之转型和这两个民族之身份认同的里程碑),光是看看冯象的译笔,就知道这是近十年华文翻译事业里不同凡响的成就了。

且从《圣经》开篇第一章第一句看起,冯象的翻译是「太初,上帝创造天地。大地无形,一片混沌,黑暗笼罩深渊。上帝的灵,在大水之上盘旋」。思高本则是「在起初天主创造了天地。大地还是混沌空虚,深渊上还是一团黑暗,天主的神在水面上运行」。至于和合本则作「起初神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以文学言,冯象的版本气势雄浑,辽阔悠远,绝对比后两者更配得上天地初开的景象;而且语言节奏感特别好,凝重而从容,乃上佳的中文。再说意义的准确,单是「太初」二字就比「起初」在「在起初」强多了。正如冯象自己所说的,此乃宇宙诞生的一刻,在「上帝创造天地之」之前,连时间都还没有,「太初」正好有开始的开始的意思,而「起初」则给人一种直线时间已然存在的感觉。

【来源:苹果日报-牛棚读书记】

点击阅读:《难道还有第二本《圣经》吗?(冯象译经二之二)》